Browsing Tag

柬埔寨

權心權意

「台灣愛無國境協會」成立中…

on
2010 年 05 月 24 日

今年四月,我參加了柬埔寨牙科義診團,原本以為回台灣之後活動就畫下了句點。沒想到,在義診活動結束之後,我卻和幾位志工朋友不可思議地展開了和柬埔寨CDEP組織後續的合作。如果你還不曉得什麼是CDEP組織的話,可以先參考一下這篇拙作–乘著救護車追逐夢想的男人—Dr. Peter
Li。從柬埔寨回來之後,看到Peter和Sonia多年來在CDEP無私默默地付出,我們有一群被感動到的朋友,也想奉獻一點小小的心力,希望可以幫助CDEP分擔一些壓力和工作。在經過幾番討論之後,我們決定不再只是空談而已,想以協助CDEP運作為宗旨,在台灣成立一個正式的協會,未來才方便對外募款和向政府申請經費補助等事宜,好讓這份對海外的愛心和善行可以永續維持下去。放眼世界,台灣其實很小,如果我們也整天只關心自己周遭的人事物,那真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過去十多年,我自己帶團或是參加了無數次的海外志工工作,都不免會被問到一個問題:「台灣也還有很多需要被幫助的人,為什麼你不把力氣花在幫助他們,卻要花一大筆機票費用,跑去幾萬公里以外的國家,去幫助那些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的陌生人呢?」我的回答是:「台灣的資源其實還算不少,如果有一天走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你會發現在世界的許多角落,還有比台灣更需要被幫助的人們。我的一分力量,在台灣或許就是一分力量,可是如果去到其他更需要被援助的地方,可能可以發揮出來變成十分的力量。世界其實是一個地球村,沒有必要去區隔不同國家民族的人民。今天,我們還有力量時,可以去幫助別人,等將來有一天我們需要幫助時,自然也會有其他國家的人來和我們站在一起。」因此,大家以後就不用再問我,「為什麼要去印度做志工?為什麼要去幫助柬埔寨人民?」等等這些問題了,簡單說,我也只是想在有限的生命裡,多做一些比每天朝九晚五上下班更有意義一點的事情而已。回題。目前我們協會的名稱已經確定,將取名為「台灣愛無國境協會(CWBA–Care without Border Assoication )」,目前成立協會的進度還在最開始–募集發起人的階段,因為是全國性社團,所以必需募集到30位至少跨七個縣市的發起人,看起來應該不大難,如果看了這篇文章有興趣成為發起人之一的朋友,也可以私底下和我聯絡。(發起人不用做太多事,只要填一下資料,把身份證影本傳真或寄給我即可,未來需要出席第一次發起人會議,通常也是剛開始創會的會員之一。)接下來,我打算持續記錄這個「台灣愛無國境協會」成立的經過,希望這份小小的善心,在大家的熱情參與之下,未來有一天可以慢慢地發芽、成長、茁壯。最後,補充一小段Sonia關於CDEP在金邊郊區醫院Graphis的最新報導,相信有些朋友很關心這間由寶島行善義工團所協助蓋好的醫院的後續情況。在此向大家報告一下Graphis醫療中心的近況!
在四月份柬埔寨的新年長假過後,我們已於五月初將Graphis醫療中心的地板完成!
病床預計由大阪扶輪社捐贈,但因採購運送流程的關係,需等到七月才會到達 .部分醫療儀器已經到了,稍後會安裝上去。
 
雖然如此,Graphis醫療中心還是在簡單的設備下,開始運作!在五月20 &21日,由美國密西根大學教授莫林(Maureen)
帶領的醫療義診團隊16人,在此幫超過120位 以上的小朋友做義 和健康檢查!
 
當時由寶島義工團的木工師傅精心製作留下來的長板凳,還適時的派上用場,當作診療椅,非常實用。
 
以前我們只能在簡陋的,沒有牆壁的茅草屋下幫病人看診,而現在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幫忙,讓我們可以在Graphis醫療中心舒適安全的環境下提供更好診療服務,我們會繼續努力讓醫療中心的運作更完善,也會持續讓大家報告我們的近況。
 
謝謝您!也希望大家有空時可以回來看看我們。
 

陳香君2010.5.23The Cambodian Dormitory and Education Project (CDEP)
www.cdepcambodia.org
Cdep簡介 (中文版) –201005View more presentations from dearjohn.
延伸閱讀:寶島義工團 柬埔寨蓋醫院(影片+報導)乘著救護車追逐夢想的男人—Dr. Peter
Li

柬埔寨志工

做志工,或許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難!

on
2010 年 05 月 14 日

之前寫了幾篇柬埔寨牙科義診的文章,重點都比較著眼在醫生,其實,這次參加海外義診的團員中,有一半都沒有醫療背景,很多人甚至在出發前,都還不曉得自己去可以幫得上什麼忙?雖然大致瞭解義診的過程,但卻還是有點擔心自己能不能派上用場,究竟會成為醫師們的助力還是阻力呢?然而,在我看來,志工和醫師其實是同等重要的,沒有志工的協助,在一旁幫忙打點很多瑣事,醫師怎麼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從事義診工作呢?例如,下面這位志工是晏子導演,她雖然沒有醫學背景,但卻有著敏銳的觀察力與專業的攝影導演功力,之前就是因為她製作的義診紀錄影片,才感動了許多人前仆後繼參加義診活動,才讓更多人清楚義診活動的內容,她的功勞實在不小。雖然是從事精細的醫療行為,但過程中可是少不了許多搬運重物的粗活,像是愛心物資、醫療器材、食物飲水等等,這些也都要仰賴志工們的大力協助。不過事實上,醫師們個個都沒有架子,一有需要跑的比我們志工還快,立刻就捲起袖子來幫忙了,真是不好意思啊。除了搬東西之外,在義診過程中,志工也可以幫忙一些和醫療行為無關的工作。例如這位美麗的志工宜潔,連續兩天都擔任幫病人在牙齒上塗氟的工作。這個工作看似容易,但必需要很有耐心,因為並不是所有的病人都知道塗氟要做什麼?需要一一為病人安撫解釋,一整天做下來,也是挺累人的。在醫師補牙的過程中,更需要很多志工助理的幫助。除了幫忙協助吸唾液之外,因為教室經常光線不足,助手必需一直拿著手電筒幫忙打光。有時光看一個病人,手就要維持同一個姿勢20分鐘以上,真是夠累人的了!有時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志工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幫醫師和病人搧風降溫,因為這些教室是不可能有電風扇這種東西,如果讓醫生不小心先中暑,那可就糟糕了。在拔牙組這裡,因為所有的拔牙器械都需要經過層層徹底的消毒殺菌,這些工作也都是由志工來協助完成的。對這些第一次接觸牙科義診的工作來說,我想,光是要把拔牙工具上的血跡擦拭乾淨,就需要很大的勇氣吧!中午到了,煮飯的志工寶圓姊更是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不論早上醫師們的工作再累再辛苦,只要一聞到米粉的香味,可以放鬆心情享用一頓美味的佳餚,精神馬上就振奮了起來,才有體力再迎接下午的另一個義診行程呢!寶圓姊真是多才多藝,除了負責大家的伙食外,還要對學生進行衛教工作,只見她和學生一起又唱又跳,氣氛十足,這些學生們肯定對牙齒保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發放物資或禮物給病人,也不是一件非常輕鬆的工作,有時小朋友不受控制,爭先恐後地擠過來拿玩具時,如何維持秩序,讓每個人都拿到最喜歡或最需要的禮物,也是需要費心思量的。有一些年輕朋友在我成立的這個「海外志工資訊交流站」上問道:「沒有志工經驗能不能參加義診活動呢?」看完這篇文章,你是不是也發現,其實做志工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困難?就算沒有像寶圓姊一樣料理五十個人伙食的本領,或是像晏子一樣懂得專業的攝影紀錄,好歹總可以學我幫忙發發禮物,或是幫忙搬東西、幫醫師們搧搧風、照個燈,或是幫小朋友的牙齒塗個氟吧?有一分力,就做一分事,不用勉強,也不用妄自匪薄,不用擔心自己的能力夠不夠,我想,只要有心走出去,總會找到可以奉獻心力的地方的,請勇敢踏出你的第一步吧!

柬埔寨志工 網路大驚奇

乘著救護車追逐夢想的男人—Dr. Peter Li

on
2010 年 05 月 05 日

Peter在醫院看著病人接合骨折的X光片,難過的說道:這個病人被之前的診所誤診了。牙科義診團的幕後功臣Peter是一位華裔美國人,在美國已經是第五代,父親是華人,母親則是日本人,不過他中文和日文都不會說,倒是會說一口很流利的柬埔寨語。我們剛在吳哥海關遇到穿著一身制服的他,還以為他是柬埔寨當地軍人,沒想到他是個道道地地的美國人。只是已經在柬埔寨七年的他,現在不但柬語說的流利,連外表和裝扮也愈來愈像當地人,說他是柬埔寨人,絕對沒有人會感到懷疑。這次牙科義診活動,因為帶了不少的物資及裝備進入柬埔寨,所以原本有點擔心在進海關時會受到刁難(很妙吧,外國人帶物資要來幫助他們國家人民,竟然還要被刁難索賄),所幸,在柬埔寨成立CDEP組織,已經運作七年有成的Peter,得知這個活動之後,特地從首都金邊飛到吳哥來,就只為了幫助義診團及物資可以順利出關。果然,在他的影響力之下,我們一行人帶著大包小包行李,沒有付給海關一毛錢,就像走出家門一般快速地通過了海關,真的是幫了我們大忙啊!這是Peter自行改裝的救難指揮車上方是太陽能板,車內的電器用品都來自太陽能靠這些通訊設備,Peter指揮著全柬埔寨四個緊急醫療救難團隊受好友身亡影響,成立CDEP組織個子不高,看似木納寡言的Peter,其實是個精力旺盛、點子特多的工作狂。在美國取得數學博士之後,他又花了兩年時間在醫學院繼續進修,習得許多醫療知識後,加入了美國海軍,接受軍旅生活的洗禮。在軍隊裡,他學到了許多課本上學不到的知識,包括緊急救難、野外求生等等,更養成了說到做到、即知即行的人生態度,對他後來在柬埔寨成立CDEP非政府組織,在荒野蓋醫院、建學校,在金邊帶領一群軍人從事急難醫療救援工作,有著莫大的影響。為什麼Peter會從日本跑到柬埔寨展開海外教育及醫療工作呢?其實有一個令人難過的原因。2003年,Peter有個非常要好的柬埔寨朋友在市場吃午飯時被殺害,躺在醫院沒人救治,最後因為流血過多致死,他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非常難過,彷彿老天爺在對他耳邊訴說著:「柬埔寨需要你的幫忙,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落後亟待援助的地區,請你發揮一些力量,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最後,在幾經考慮之後,他毅然決然地把日本的高薪工作辭掉,來到柬埔寨從零開始,勇敢地朝助人夢想大步向前邁進。CDEP的全名是The Cambodian Dormitory & Education Project──柬埔寨宿舍與教育計畫。Peter剛到柬埔寨的前兩年,其實還不大確定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所以他一面在大學教理工,一面用薪水租了一個公寓,把所得全提供給來自鄉村有潛質且認真向學的年輕人生活及教育照顧,每年大約幫助15-20個學生。這些學生因為有他的幫忙,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在金邊專心唸書,最後不少人都有著非凡的成就,有的人畢業後順利在大公司上班,有的人則回到故鄉教書作育英才,甚至還有人拿到美國大學的獎學金,出國取得了博士學位。這個計畫從2003年運作至今,還在持續進行中,已經成功地幫助了一百多個學生受到更完整的教育,也徹底改變了這些學生的家庭和未來。買地深耕,夢想成立理工大學2005年開始,經過兩年多的摸索,Peter對柬埔寨這個國家愈來愈瞭解,也愈來愈清楚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他決定在柬埔寨西哈努克省(Shinhanoukville Province) 買了20公頃的地(後來擴充到500公頃),夢想是在那裡建立一所亞洲最棒的理工學院,因為數學系畢業的他,深深覺得理工是一切科技的基礎,培養大量理工人才對國家未來的整體發展而言,是一件最重要的事。這些都是山泉水,經過層層過濾,太陽光殺菌,變成可飲用的礦泉水。太陽能是柬埔寨最天然又取之不盡的能源雨季時可以改使用水力發電設備除了學科理論之外,Peter夢想成立的這個理工學院,未來也將致力推廣大自然與人類、科學共存但不會互相造成破壞的理念,為了實踐這個目標,這幾年來,他陸續在自己買的那塊土地上建造了自行設計的太陽能、風力與水力發電設備、濾水系統,並且搭配上最環保的永續農耕技法,做為未來實踐他環保理念的前哨站。在醫療資源不足的情況下,要就地取材,像這個從樹幹上剝下來的皮,就是很好固定傷肢的道具。與Side by Side合作,成立柬全國醫療救難系統2008年,Peter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日本的Side by Side組織,他們很敬佩Peter在柬埔寨做的一切,也很相信他的能力,決定要開始在柬埔寨開啟一個新的據點,將日本淘汰但仍堪用的救護車和消防車運送過來,請Peter組織一個醫療救護團隊,與政府衛生部門合作,共同建立起一個緊急救難系統。過去,柬埔寨人在馬路上發生車禍,如果輕傷可以慢慢自行返家,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若是遇到嚴重的大車禍,多半都只能在路旁流著血等死,因為坐不起救護車,到了醫院也沒錢可以做急救或是開刀動手術,當然更不會有好心的路人來幫忙救援,因為其他柬埔寨人多半都只會自掃門前雪,事實上,他們也沒有多餘的能力可以幫助別人。經過兩年多的時間,Peter依據自己在軍中訓練出來的緊急救難能力、在醫學院習得的醫療照護知識,以及過去多年在柬實務運作的經驗,加上日本Side by Side組織的設備器材支援下,終於慢慢建立起全柬埔寨獨一無二的急救網絡。目前一共有八輛配備齊全的救護車、六台大小不同的各式消防車,在全柬埔寨各地共成立了四個據點、四個緊急救難隊,每個隊伍約有15-20位訓練有素的緊急救難軍人。每天和柬埔寨幾個公立醫院合作,只要一出現車禍事故,救難隊伍就會立刻出動,在第一時間抵達現場進行緊急醫療處置,再把病患送到最近的醫院去做治療。這是日本Side by Side組織募來的二手救護車,其實還很新救護車裡各項設備一應俱全,甚至比台灣的許多救護車還齊備要培訓當地醫療救護人才,才是更困難的挑戰或許你會覺得奇怪,這些不都是政府本來就應該做的事嗎?一個國家的消防隊和救護體系,怎麼會由一個外國人來建立?但柬埔寨就是這麼一個奇妙的國家,政府高層不曉得是在忙著權力鬥爭,還是每天紙醉金迷?許多真正悠關人民生活的事務,反而都是國外的NGO在為他們著想。就像Peter的救難隊伍,雖然有政府衛生署的簽約背書,但卻完全放任他去自行籌措資源,政府一毛錢都不願出,之前答應的醫藥補助費後來也沒有著落,Peter只好自己想辦法。但還好政府願意給予他們金錢以外的任何協助,例如,派出軍人讓他訓練、指揮組成救難隊伍(但Peter還得自己提供這些軍人近80位的伙食費);又例如,Peter的醫療用品和捐贈藥物可以不用扣稅直接進關;以及他們的救護車、消防車都可以在大街上隨時出動救難,暢行無阻,不會受到什麼刁難。這也是這次Peter在海關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可以輕鬆把義診團帶進關的主要原因。也是來自日本淘汰的消防車,看起來保養的很不錯呢!其實,光靠四個救難隊伍、八輛救護車,不要說整個柬埔寨,連金邊市可能都不大夠。據Peter的說法,全柬埔寨24個省份應該每個省都要有10台左右的救護車,所以一共需要240台救護車。看來現在才完成了他1/30的夢想而已。這個緊急醫療救護消防團隊主要由軍人組成,由Peter進行訓練指揮平時就要多多練習,有時早上才剛學到的救難技巧,下午或晚上就派上用場了這是示範如何用氣壓把車子頂起來如何使用氣壓剪破壞扭曲變形的汽車鐵框最佳夥伴與經濟後援,來自台灣的Sonia提到Peter,不能不提到Sonia,他們是一對密不可分的搭檔。1998年,Sonia到日本出差,Peter當時受雇於一家大公司擔任高階工程師,兩人因為業務需要而認識。幾年後,Peter向Sonia提起自己想在柬埔寨買地蓋學校、蓋醫院的夢想,沒想到這個瘋狂的點子卻竟然獲得Sonia的認同,兩個人後來真的一起到了柬埔寨,花了兩萬美金,買下一大塊沒有人要的叢林,成立了CDEP組織,從此展開了他們的作夢之旅。究竟這幾年來,Peter是如何勉力維持CDEP的運作呢?其實除了小額的捐款之外,主要都是靠他和Sonia的薪水在支撐的。他們這兩個愛作夢的瘋子,其實在CDEP之外,都還有著正職的工作。表面上,Peter是台灣某電子公司的外籍電子軟體顧問,Sonia則是同一家公司的業務主管;然而,Peter的真正身份,應該說是主要身份,其實是CDEP組織在柬埔寨的負責人,Sonia則是CDEP組織在台灣的重要後援推手。很不簡單的是,兩年多來,都是靠這兩個人加起來每月約五千美金的薪水,全都奉獻給了CDEP,才能維繫這個非政府組織在柬埔寨的一切運作開銷,很想像不到吧?除了擔任CDEP的負責人,以及Side by Side柬埔寨緊急醫療救難團隊的總指揮,Peter目前還兼任金邊一所由軍醫院改建成的平民醫院拉文妮醫院(HSBR, Han Sen Bun Rany Hospital)的負責人,以及準備在自己希哈努克省那塊500公頃的土地上成立一間鄉村醫療救援中心Graphis(2008年開始動工,2010年3月才在台灣寶島行善義工團的協助下完成醫院的主體建築興建,預計在2010年6月正式營運)。Graphis醫療中心最後是由台灣寶島行善義工團幫忙完工的。Graphis醫療中心大致已經蓋完,目前等待醫療物資及人員進駐,預計六月正式開始營運。你的參與,實現共同的夢想Peter大約每一兩個月會回台灣開一次會,其他時間則是透過網路及視訊和台灣公司開會討論工作。除了台灣的顧問工作之外,Peter一天24小時的時間根本就不夠用,每天都在金邊HSBR醫院、EMS救難中心、郊區 Graphis醫療中心、宿舍教育、鄉間小學之間來回奔波忙碌著。我們擔心這麼多線計畫同時進行,他會不會顧此失彼,或是有一天體力不支而累倒了?但他似乎一點也不覺得累,總是表現出神采奕奕的模樣,也不太擔心每個計畫是否都能夠有效率的推動,反而一直希望可以拉進更多當地居民以及海外志工共同參與,因為對他來說,結果固然重要,過程是否有大家一起參與才是最重要的。也因此,當有人想捐錢給CDEP時,Peter並不是立刻開心的收下,反而每次都會很不識相地反問他們,要不要先自己過來瞭解一下CDEP的運作內容,再決定要捐錢幫助那個部份?Peter用香蕉樹皮示範如何固定傷者頭頸部「坐而言不如起而行,Just do it!」,是Pete很堅持的信念,他覺得「成功不必在己」,重點是建立起一個開放的互助平台,讓每個人都可以發揮自己的小小力量,去為別人做一些什麼事。他深信只要每個人都心存善念、無私付出,總有一天,這些看似遠大的計畫,一定都會有夢想實現、水到渠成的日子。CDEP官網:http://www.cdepcambodia.org/zh-tw/archives.htmlCDEP部落格:http://twcdep.blogspot.com/

柬埔寨志工

台灣愛心,讓拔牙也充滿了快樂!

on
2010 年 04 月 30 日

這次柬埔寨牙科義診主要的發起人許毓丕醫師,每次在介紹我給同行團員認識時,總會補充說明道:「這次義診捐贈的愛心物資,都是靠John在部落格和Facebook上的宣傳,才募到這麼多愛心物資的。」其實,每次聽到這個介紹,我都會感到很心虛和不好意思,因為一來根本不曉得大家是不是看到我的訊息才捐物資的,二來是真正要表掦的人應該是熱心捐物資的人,我只是轉貼許醫師的文章,根本談不上有什麼功勞吧!話說回來,這次民眾熱心捐贈的物資實在有點超出預期,據說最後累積了將近3000公斤,我們一團近50個人的免費公斤數,加上復興航空的贊助,才勉強帶了1千多公斤的物資出國,剩下的物資只好等九月下一次的義診團再加油了(說不定下次義診團人數一舉突破200人,那就不用煩惱了)。所幸這些物資大多是以文具、玩具、衣物為主,都沒有保存期限,還可以再放一陣子。在這次義診過程中,其中有一天,我除了幫忙拍照記錄外,主要負責的工作就是發放物資。等小朋友和老人們看完牙齒出來,我收下他們的病歷表後,就贈送一些物資給他們。看完牙齒後還可以領禮物,這應該可以稍稍平撫他們拔牙後的恐懼與疼痛吧?鉛筆在當地昂貴而稀有,所以當初募物資時有特別註明希望可以募一些鉛筆。琳瑯滿目各式各樣的玩具禮物。剛好那天發物資時,我穿著的是紅色的T-Shirt,加上我的肚子又很大,每次從箱子裡努力找玩具、文具給小朋友時,團員們都會戲稱我就像「耶誕老公公」,只差下巴沒有白色的大鬍子而已。不過我想這群連衣服、鞋子都沒得穿的柬埔寨小朋友,大概並不曉得什麼是耶誕老公公吧?每次看到他們雙手合什向我鞠躬道謝時,我總會很不好意思的立刻也鞠躬回禮,因為我覺得我們並不是來施捨禮物給他們,只是蒐集了台灣人的愛心,希望這些用不到的二手物資,可以為他們窮困的生活帶來一點點小快樂而已。我像聖誕老公公嗎?不曉得柬埔寨的小朋友認得Hello Kitty嗎?很可愛的機器人台灣民眾捐贈的物資真是琳瑯滿目,有一大部份都是全新的文具和玩具,估計可能是文具工廠直接送來的,還有很多物資送來時就已經分好一份一份,裡頭有學生會用到的所有文具,真是既實用又好分送。如果不是包好的禮物,通常我會看看來領禮物的是女生、男生,小孩還是大人?如果是女生的話,就挑一些洋娃娃、布偶,加上文具組送給她;如果是男生的話,我就會挑一些小汽車、機器人,加上文具組送給他;如果是大人的話,其實他們也會喜歡玩具,因為可以送給家裡的小孩,否則,我就會儘量挑一些衣物、提袋之類的禮物送給他們。有的玩具女生比較喜歡,有的玩具則是男生比較愛。不過,因為之前不可能有時間把物資全部整理過一遍,所以在現場拆箱時,偶爾也會看到令我有些傻眼的禮物。例如一大袋二手的美工刀(這個我想還是拿給老師保管好了)、裝電池的小電風扇(基本上需要電池的禮物都有點小困擾,如果用到沒電之後可能就成了廢物)、身體不知去向只剩下一顆頭的娃娃(雖然小朋友可能還是會欣然收下,但總覺得有點怪啊)、水槍(柬埔寨在乾季是很缺水的,這支水搶可要好好保管到雨季啊)、超大隻的絨毛維尼熊(撇開40度高溫是不是抱得住絨毛娃娃,我看這一隻熊的體積至少可以放10個麥當勞小玩具啊)等等。這個小舞獅也算是玩具的一種…..這個小電風扇沒有電要怎麼辦?乾季時把水拿來射人,就實在太浪費囉!即便有些物資有點怪怪的,不過最後禮物還是全都送出去了,從頭到尾沒有一個人嫌棄過任何一個禮物,更沒有人會挑東揀西,他們把每份物資都看成很珍貴的禮物。當我看到小朋友拿到禮物時開心的表情,心情也High了起來,也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可以作為捐贈者和受贈人之間的橋樑,希望他們都充份感受到來自台灣的愛心與溫暖囉!

柬埔寨志工

愛無國界,牙科義診記實(下篇)

on
2010 年 04 月 27 日

這是簡易補牙工具行李箱,只要一打開,所需的基本工具就齊備了。早上九點左右,遊覽車抵達了事先安排好的鄉下小學,經驗豐富的團長黃汝萍醫師和副團長許毓丕醫師搶在第一時間跳下車,不像其他頭一回參加義診的團員還在興奮地和小朋友合照,他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流覽過這間簡陋學校的每個教室,找出最適合進行診療的場地,然後指揮大家把所有的器材及物資卸下車,只花了大約10分鐘左右大家就各就定位了。把教室騰空,開始佈置成補牙的場地。設置拔牙區,把工具排列好。拔牙的器械很多,到海外義診只能儘量攜帶常用的。每拔一次牙就要立刻進行消毒。事實上,看似單純的牙科義診,執行時要注意的細節卻遠遠超出大家想像,並不是帶幾支拔牙鉗就搞定了。所以早在出發前,黃汝萍醫師就利用了許多天下班之後私人的時間,把所有的醫療器材都打包分裝好,也事先按照專長,把所有的醫師和志工都分好組,分配好每個人負責的任務,到了現場再因地制宜,機動性地把場地用最快的速度佈置好,擺設好相關的器械,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展開義診工作。許多工具都只能臨機應變,用現有的器具來加工使用。簡單說,整個牙科義診過程大致上包含以下幾種工作:1.請病人填寫病歷表:有沒有看過牙齒?有無重大疾病?對藥物是否過敏?2.內診+檢傷:判斷病人該洗牙、補牙還是拔牙3.塗氟組:幫所有來看牙齒的病患都先塗上一層氟,這是志工可以協助的工作。4.補牙組:四組人馬補牙、兩組人馬洗牙(每組至少三人,一位牙醫師、一位助理、一位翻譯)5.拔牙組:器械組(負責消毒)、拔牙醫師及助手。6.領藥組:大人、小孩的藥要分開,告知用藥方式7.收病歷+送禮物組:按照不同病人贈送不同的禮物8.香機組:準備五十個人的午餐9.衛教+團康組:指導大家如何刷牙,保護牙齒、帶小朋友團康、遊戲10.發放物資:米及衣物看到這麼繁瑣的工作,再看到每次義診區外等待看診的長長人龍,我相信應該沒有人會再質疑,50個人的義診團人數會不會太多了吧?其實工作量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在義診現場幾乎沒有什麼現代化的設備,和之前在台灣看診的經驗完全不同。負責拔牙的醫師,只能請病人坐在學生的小椅子上,拔完牙之後,把血和口水吐在旁邊的垃圾袋裡;負責補牙的醫師,只能請病人躺在全聯會自己帶過去的折疊躺椅上,醫師們反而都只能半蹲或站在一旁,就著教室裡昏暗的燈光,以及額頭上那盞靠兩顆四號電池支撐的頭燈,揮汗如雨努力填補病人的蛀牙。可千萬別以為這些鄉下小學教室有冷氣可以吹!事實上,每次前去義診的這些學校,幾乎都在沒水沒電的偏遠村落,所以義診團隊還必需自備柴油發電機,才能讓一些洗牙設備和吸口水的馬達正常運作。至於對於炎熱氣溫的忍耐功力,就得靠每位醫師自己平時的修煉了。在艷陽高照下,柬埔寨戶外經常都保持在四十度以上的高溫,室內則在空氣不流通的情況下,宛如一個大蒸籠一般,最後每位醫師的汗水都不是用滴的,而是匯集在臉上形成小溪流了下來。得靠志工和翻譯不斷幫忙擦汗,或是在旁用扇子拚命搧風,否則看沒幾個病人,醫師自己可能就全都中暑陣亡了!教室裡熱的像個大蒸籠,只能靠翻譯和志工幫忙搧風降溫。沒有親臨現場,你一定很難想像高溫對義診工作所帶來的辛苦程度。如果說,因為環境簡陋、設備不足,牙醫看診的困難度是3分的話,當氣溫提昇到四十度以上,整個義診的困難度立刻就飆昇到10分。所幸,這次第一天下午的義診,在醫師即將虛脫中暑之前,剛好來了一場近兩個月不曾有過的大雷雨,不但降低了義診現場的「熱度」、紓解了醫師們的燥熱及疲憊感,更為當地村民帶來了久旱逢甘霖的喜悅,真是謝天謝地的好運。突然下起了大雷雨,酷熱的氣溫下降了許多,真是太幸運了。然而,即使在最簡陋的環境下,每位牙醫師的治療工作也不敢有一絲馬虎,能多補幾顆牙就多補,能多拔幾顆牙就多拔,該消毒的器具還是要做好消毒工作,還得隨時注意病人拔完牙之後的反應。因為,說不定這是這位病人此生中唯一的一次看牙醫經驗,能夠儘力減輕他的痛苦,避免牙病再繼續惡化下去,應該是每位參加義診的牙醫師共同的心願吧!等到一整天的義診工作結束,所有的牙醫師都早已筋疲力盡,工作量幾乎是平時的好幾倍以上。別人放假是到風景名勝去休閒享樂、放鬆心情,這群傻傻的牙醫師,卻是跑到窮鄉僻壤去做比上班時更辛苦的工作,或許在外人眼中,這真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但只要你也參加過一次義診,看到那些衣衫襤褸的老人、小孩們,補完牙、拔完牙之後自然流露出來的開心笑容,就會曉得為什麼這些牙醫師們會樂此不疲,因為他們在義診付出的過程裡,找到了那份身為牙醫師的驕傲與成就感,那是一種用再多金錢也換不到的,發自內心的快樂幸福~相關閱讀:愛無國界,牙科義診記實(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