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李家同

權心權意 部落格人物 垂死之家

愛說故事的李教授

on
2021 年 03 月 01 日
最早剛認識李校長(我都習慣這麼稱呼他)時他還不是校長,當時他還只是清華大學的一位教授,我則是輔仁大學的學生。會認識他也是因為羅神父的緣故,他們都是天主教教友,某次李家同來台北找羅神父,我剛好在羅神父那裡,他就介紹我認識了這位看起來有點嚴肅的教授,當時並未深談,但李教授離開之前要了我的地址,說要寄東西給我。

南韓能輸出核電廠,台灣呢?

on
2010 年 01 月 19 日

【聯合報╱李家同】 2010.01.17 03:54 am
 我們一直認為台灣和南韓是平起平坐的,大家都屬於亞洲的四小龍。可是南韓恐怕已經不是小龍了。外電報導,南韓最近和迦納簽約,替這個國家建造房屋,這個合約價值一百億美元。幾天以後,南韓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又簽訂了一個合約,替他們建造核能電廠,總額四百億美元。這紙合約,來之不易,因為競標者還有日本、美國和法國。南韓是第六個輸出核能電廠的國家。我們落後如此之多,能不羞愧嗎?南韓能夠輸出這種技術,絕對震驚全世界,也使南韓躍身國工業大國了。可以想見的是,南韓國會有接二連三的驚人表演。台灣叩應愛政治
科技被忽略
我們評估一個國家的工業水準,常看這個國家能不能製造半導體儀器,看來,南韓很可能在最近就要推出半導體儀器設備了。核能電廠是一個相當複雜而龐大的系統,南韓能夠輸出這種技術,不僅表示已經充份地掌握很多零組件,也掌握了整合大系統的能力。有關南韓核能電廠的新聞,國外媒體無不大肆報導。誰都知道,那個國家有高級的工業水準,就在國際上有影響力,這個國家的經濟也就會蒸蒸日上。但是,在我國,全國上下,幾乎沒有人對這個新聞表示意見。大家熱烈討論的是台北一○一大樓跨年煙火的英文字是否恰當。我們並非沒有電視政論節目,但大家討論的都是與政黨有關的政治議題,而不是真正的國家大事。所以大家熱烈討論應不應該和大陸簽訂經濟貿易架構協定,而忽略我們究竟有什麼值錢的產品可以賣給大陸?需知,大陸已經能自製高速鐵路了,也將在幾年內生產中程噴射客機,我們為何不提高警惕呢?韓有野心下苦功
十年熬出頭
我們和南韓最大的不同,乃是在南韓有野心,也有耐心。他們整個國家老是想做領先者,也肯很有耐心地下苦功,十年寒窗下來,也真的出頭了。最近,外國某大報討論3D電視的可能性,訪問的對象已是LG的專家。我們並非沒有優秀的工程師,但國人毫無野心,又無耐心,研究計畫都是要在短時期內要有結果的。如此下去,將會越來越落後於南韓。我曾將南韓輸出核能電廠的消息告訴我在清大上課的學生,全體鴉雀無聲,從他們的嚴肅表情看來,可以想見內心的沉痛。他們全部是工學院的學生,我相信,他們並不是只想到工作時能否拿到高價股票。他們一定都希望有機會能參與一些計畫,這些計畫有遠大的目標,完成以後,國家的工業水準會大幅度地提高,全世界都會注意到,我們國人走到那裡,都可以以台灣為榮。落後人家這麼多
我們真羞愧落後南韓如此之多,國恥也。我們一定要下定決心打敗南韓,希望有一天,我們的總統也能和外國簽訂價值一百億美金的合約,如果國人對工業水準沒有興趣,這一天遙遙無期矣。(作者為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0/01/17 聯合報】@ http://udn.com/

奇文共欣賞

南韓能輸出核電廠,台灣呢?

on
2010 年 01 月 19 日

【聯合報╱李家同】 2010.01.17 03:54 am
 我們一直認為台灣和南韓是平起平坐的,大家都屬於亞洲的四小龍。可是南韓恐怕已經不是小龍了。外電報導,南韓最近和迦納簽約,替這個國家建造房屋,這個合約價值一百億美元。幾天以後,南韓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又簽訂了一個合約,替他們建造核能電廠,總額四百億美元。這紙合約,來之不易,因為競標者還有日本、美國和法國。南韓是第六個輸出核能電廠的國家。我們落後如此之多,能不羞愧嗎?南韓能夠輸出這種技術,絕對震驚全世界,也使南韓躍身國工業大國了。可以想見的是,南韓國會有接二連三的驚人表演。台灣叩應愛政治
科技被忽略
我們評估一個國家的工業水準,常看這個國家能不能製造半導體儀器,看來,南韓很可能在最近就要推出半導體儀器設備了。核能電廠是一個相當複雜而龐大的系統,南韓能夠輸出這種技術,不僅表示已經充份地掌握很多零組件,也掌握了整合大系統的能力。有關南韓核能電廠的新聞,國外媒體無不大肆報導。誰都知道,那個國家有高級的工業水準,就在國際上有影響力,這個國家的經濟也就會蒸蒸日上。但是,在我國,全國上下,幾乎沒有人對這個新聞表示意見。大家熱烈討論的是台北一○一大樓跨年煙火的英文字是否恰當。我們並非沒有電視政論節目,但大家討論的都是與政黨有關的政治議題,而不是真正的國家大事。所以大家熱烈討論應不應該和大陸簽訂經濟貿易架構協定,而忽略我們究竟有什麼值錢的產品可以賣給大陸?需知,大陸已經能自製高速鐵路了,也將在幾年內生產中程噴射客機,我們為何不提高警惕呢?韓有野心下苦功
十年熬出頭
我們和南韓最大的不同,乃是在南韓有野心,也有耐心。他們整個國家老是想做領先者,也肯很有耐心地下苦功,十年寒窗下來,也真的出頭了。最近,外國某大報討論3D電視的可能性,訪問的對象已是LG的專家。我們並非沒有優秀的工程師,但國人毫無野心,又無耐心,研究計畫都是要在短時期內要有結果的。如此下去,將會越來越落後於南韓。我曾將南韓輸出核能電廠的消息告訴我在清大上課的學生,全體鴉雀無聲,從他們的嚴肅表情看來,可以想見內心的沉痛。他們全部是工學院的學生,我相信,他們並不是只想到工作時能否拿到高價股票。他們一定都希望有機會能參與一些計畫,這些計畫有遠大的目標,完成以後,國家的工業水準會大幅度地提高,全世界都會注意到,我們國人走到那裡,都可以以台灣為榮。落後人家這麼多
我們真羞愧落後南韓如此之多,國恥也。我們一定要下定決心打敗南韓,希望有一天,我們的總統也能和外國簽訂價值一百億美金的合約,如果國人對工業水準沒有興趣,這一天遙遙無期矣。(作者為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0/01/17 聯合報】@ http://udn.com/

一年之初…仇恨不斷 世上不只一個阿富汗

on
2010 年 01 月 05 日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新竹市)】 2010.01.05 03:57am
 二○一○年才開始,可是這卻不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我們不妨看看以下這些相當不好的新聞:有恐怖分子將炸藥帶進了一架開往美國的飛機;一位丹麥的漫畫家在家中遭受攻擊,他曾畫漫畫將穆罕默德形容成一個恐怖分子,有些伊斯蘭教徒懸賞一百萬元要他的命,他躲了起來,最近復出,果真就有人來攻擊他。巴基斯坦有一場致命的自殺攻擊,死亡人數高達九十五人。在阿富汗,八位美國CIA幹員被殺。葉門的伊斯蘭激進反抗軍問題越來越嚴重,非洲的索馬利亞伊斯蘭反抗軍已公開發表聲明,將派軍隊到葉門和政府軍作戰。英國的布朗首相感到葉門情況緊急,要在倫敦舉行高峰會議,商討如何擊敗葉門叛軍。在伊拉克,一場恐怖攻擊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在阿爾及利亞,政府軍和伊斯蘭激進分子的衝突使至少七十五人喪亡。這些令人不安的新聞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和伊斯蘭教有關,所發生的地方都是極端窮困的地方,當然也都顯示了我們的世界充滿了仇恨。今年是美國和北約國家進軍阿富汗的第九年,他們進軍阿富汗,並不是想併吞阿富汗,只是想趕走神學士,神學士並沒有受到什麼國家的支持,可是整整九年過去了,武力強大的所謂聯軍毫無作為,神學士的數目有增無減,他們甚至使鄰國巴基斯坦也陷入不安。進軍阿富汗,是「反抗」戰爭的開始,九年下來,恐怖分子減少了嗎?歐巴馬總統在奧斯陸接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費盡力氣解釋阿富汗戰爭是正義之戰,可惜他沒有解釋為何美國不能贏得這場正義之戰。對於軍人而言,勝利與否在於能不能消滅敵人。可是反恐戰爭的敵人是恐怖主義,目前,這種恐怖主義並無國界,只要有仇恨,就有恐怖分子。這次想要炸掉美國客機的恐怖分子並不是來自阿富汗,他和阿爾及利亞有關,也和葉門有關,即使美國在阿富汗贏得全面勝利,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依然存在。要消減恐怖分子,必須減少仇恨。人類的當務之急,乃是在促進西方社會和伊斯蘭社會的相互諒解。可是,西方國家最近有很多的動作,都不可能減少伊斯蘭社會和西方社會的誤解。舉例來說,瑞士討論修改憲法,禁止伊斯蘭清真寺高塔的建造,很多歐洲國家甚至在討論禁止清真寺的建立。試問,這些事件能減少恐怖分子嗎?我們真希望人類的領袖們瞭解,要消滅恐怖主義,必須消滅仇恨。領袖們首先該知道的是:仇恨是如何產生的?我們必須知道伊斯蘭激進分子並未攻擊天主教堂,也未攻擊基督教堂,這不是伊斯蘭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決戰,要消滅仇恨,也不該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如果完全不知道仇恨的起因,當然不可能消滅仇恨的。如果仇恨繼續存在,非洲會有第二個阿富汗,那就是索馬利亞,中東將出現第三個阿富汗,那就是葉門。
【2010/01/05 聯合報】@ http://udn.com/

奇文共欣賞

一年之初…仇恨不斷 世上不只一個阿富汗

on
2010 年 01 月 05 日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新竹市)】 2010.01.05 03:57am
 二○一○年才開始,可是這卻不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我們不妨看看以下這些相當不好的新聞:有恐怖分子將炸藥帶進了一架開往美國的飛機;一位丹麥的漫畫家在家中遭受攻擊,他曾畫漫畫將穆罕默德形容成一個恐怖分子,有些伊斯蘭教徒懸賞一百萬元要他的命,他躲了起來,最近復出,果真就有人來攻擊他。巴基斯坦有一場致命的自殺攻擊,死亡人數高達九十五人。在阿富汗,八位美國CIA幹員被殺。葉門的伊斯蘭激進反抗軍問題越來越嚴重,非洲的索馬利亞伊斯蘭反抗軍已公開發表聲明,將派軍隊到葉門和政府軍作戰。英國的布朗首相感到葉門情況緊急,要在倫敦舉行高峰會議,商討如何擊敗葉門叛軍。在伊拉克,一場恐怖攻擊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在阿爾及利亞,政府軍和伊斯蘭激進分子的衝突使至少七十五人喪亡。這些令人不安的新聞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和伊斯蘭教有關,所發生的地方都是極端窮困的地方,當然也都顯示了我們的世界充滿了仇恨。今年是美國和北約國家進軍阿富汗的第九年,他們進軍阿富汗,並不是想併吞阿富汗,只是想趕走神學士,神學士並沒有受到什麼國家的支持,可是整整九年過去了,武力強大的所謂聯軍毫無作為,神學士的數目有增無減,他們甚至使鄰國巴基斯坦也陷入不安。進軍阿富汗,是「反抗」戰爭的開始,九年下來,恐怖分子減少了嗎?歐巴馬總統在奧斯陸接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費盡力氣解釋阿富汗戰爭是正義之戰,可惜他沒有解釋為何美國不能贏得這場正義之戰。對於軍人而言,勝利與否在於能不能消滅敵人。可是反恐戰爭的敵人是恐怖主義,目前,這種恐怖主義並無國界,只要有仇恨,就有恐怖分子。這次想要炸掉美國客機的恐怖分子並不是來自阿富汗,他和阿爾及利亞有關,也和葉門有關,即使美國在阿富汗贏得全面勝利,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依然存在。要消減恐怖分子,必須減少仇恨。人類的當務之急,乃是在促進西方社會和伊斯蘭社會的相互諒解。可是,西方國家最近有很多的動作,都不可能減少伊斯蘭社會和西方社會的誤解。舉例來說,瑞士討論修改憲法,禁止伊斯蘭清真寺高塔的建造,很多歐洲國家甚至在討論禁止清真寺的建立。試問,這些事件能減少恐怖分子嗎?我們真希望人類的領袖們瞭解,要消滅恐怖主義,必須消滅仇恨。領袖們首先該知道的是:仇恨是如何產生的?我們必須知道伊斯蘭激進分子並未攻擊天主教堂,也未攻擊基督教堂,這不是伊斯蘭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決戰,要消滅仇恨,也不該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如果完全不知道仇恨的起因,當然不可能消滅仇恨的。如果仇恨繼續存在,非洲會有第二個阿富汗,那就是索馬利亞,中東將出現第三個阿富汗,那就是葉門。
【2010/01/05 聯合報】@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