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公益旅行

權心權意

公益旅行的夢想,從領隊開始出發!

on
2010 年 07 月 05 日

有在追蹤我噗浪和Facebook的朋友,多半都曉得我從七月開始,每天晚上都要受訓上課,究竟是上什麼課呢?其實是因為我通過了今年三月的領隊資格考試,規定必須要參加「領隊人員職前訓練班」,最後再通過口試,才能取得正式的領隊執照。會想參加領隊考試,實在很偶然,也或許是老天爺的安排吧,讓我在去年十二月十三日,看到Justin貼的一篇文章「準備領隊考試經驗分享(網路報名 12-14 截止)

柬埔寨志工

2010年4月,柬埔寨牙醫義診即將啟航!

on
2010 年 04 月 14 日

再過一個多星期,四月22-26日,我即將再次回到睽違四年多的柬埔寨,有種既興奮又期待的心情,也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因為,柬埔寨是我這輩子除了台灣之外去過最多次的國家,那裡可是充滿了我的年少回憶和志工夢想啊~這次我是受邀參加由全國牙醫師聯合公會所舉辦的柬埔寨牙科義診,活動全名是「2010年4月柬埔寨暹粒偏遠醫療貧乏地區口腔醫療義診計畫」,有點饒舌,不過倒是把活動內容說明的很清楚。右邊是這次的團長黃汝萍醫師,左邊則是副團長許毓丕醫師。這次預計至少會去四所學校,累計幫助4339個村民看牙。上周日午后,我到台中參加了這次義診活動的行前說明會,聽了團長黃汝萍醫師以及副團長許毓丕醫師的詳細說明之後,我對這次義診之旅感到更加地放心了,不曉得全聯會到其他國家義診是否也都像這次一樣,準備得這麼面面俱到和用心?也或許是因為柬埔寨已經是他們第六、七次出團,所以累積的經驗相當豐富,各式各樣的設備器材都已經一應俱全,義診流程也全都SOP化,簡直就可以取得ISO認證了。因為經驗豐富,所以牙醫師需要的器具全都已經一盒一盒分裝好,方便立刻上戰場。許多藥品也分裝妥當,隨取即用。依照我過去的經驗,行前準備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有完善的準備,活動幾乎可以說是成功了一半。我從前曾經看過太多懷抱著滿腔熱血的志工,因為行前準備不夠,對現場狀況不夠瞭解,最後白白浪費了時間、精力和金錢,卻沒有實現幫助人的初衷,真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雖說,許多人參加海外志工活動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充實自己的閱歷、豐富自己的人生,但如果真的可以給予當地人民比較實際的援助,才不枉費大老遠走這麼一趟吧。幾年前參加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也是到柬埔寨的義診時,就覺得他們的行前準備做的非常充裕。因為有些病人可能要從很遙遠的鄉下過來看診或動手術,必需早點做準備,所以工作人員都會早早和當地醫院橋好時間,預告台灣的義診團會停留那幾天。一些動手術用的器械和物料也都要事先募集或採買好,並且想好運送的問題,絕對不是大家買張機票飛過去就會完成了。更何況,一般我們都會藉著到海外援助的機會,順便在台灣募一些二手的衣物、玩具帶過去,這些愛心物資也都需要事先整理打包好,等到當地發放時才不致於手忙腳亂,能夠按照一定原則和流程,將大家的愛心順利交到當地人民的手中。說明會結束後,大家一起留下來幫忙整理捐贈的愛心物資。大部份是夏天的衣物和玩具。據說,這次柬埔寨牙科義診活動,至今已經募到超過2,000公斤以上的捐贈物資,很感謝復興航空公司放寬了每位團員的最高行李公斤數,原本每個人
只能帶20公斤,現在放寬到了40公斤。在說明會上,許醫師也拜託每個人儘量控制自己行李在15公斤內,才能夠把多餘的公斤數用來攜帶這些珍貴的愛心物
資。不過,現在粗略算起來,50位團員最多也只能多帶1250公斤左右,還有近1,000公斤的物資,可能必需另外尋找海運的管道,或是等待幾個月後下
一次義診才能帶過去了。那天的任務,是把衣物和玩具事先分裝成一袋一袋的禮物,將來方便贈送給來看診的村民。除了事前的準備工作外,如何調度人力,安排每個人不同的任務,也是這次義診團的一大考驗。人少很困擾,人多時更是一種挑戰,這次義診最後有將近50位的醫師+義工參加,隊伍實在相當龐大,如何善用不同背景團員的能力,在義診時妥善分配每個人的工作,並且還要隨時照顧到每位團員的身體、心理狀況,儘量滿足每個人對於此行的期待,還真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這可不是垃圾,將會是柬埔寨村民們最珍貴的禮物。把打包好的一袋一袋禮物再重新放回箱子裡,並在箱子外註明有幾包禮物。從今天起,我會開始一點一滴記錄關於這次義診的經過和故事。既然我不懂得如何拿拔牙鉗,就發揮一點快要荒廢的部落客精神,用文字和相片來帶領大家共同體驗義診的過程吧!

權自強 飛海外當義工 心靈大撼動

on
2010 年 02 月 05 日

Taiwan News 2010/02/04

奇文共欣賞

權自強 飛海外當義工 心靈大撼動

on
2010 年 02 月 05 日

Taiwan News 2010/02/04

奇文共欣賞

印度垂死之家 台灣志工獻心力

on
2009 年 12 月 13 日

垂死之家位在加爾各答最混亂、遊民最多的Kali女神廟附近。*2009-12-12*中國時報*【黃哲斌/專題報導】在台灣,作家褚士瑩一直積極提倡公益旅行,他除了擔任國際NGO顧問,也正發起一個青年團體,明年八月到緬北公益旅行,透過身體勞動,實地見習一個窮鄉僻壤的罌粟花田,如何轉化為芳香精油作物的生態農場。除此,替代役男連加恩在非洲行醫的故事,對於台灣的公益旅行風潮,也有重要啟蒙作用。近年來,包括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行無礙協會等非營利團體,也透過公益旅行的形式,邀請部落客實地目擊報導,填補主流媒體曝光的不足。例如,羅慧夫曾邀請小眼睛先生等網路寫手前往金邊,採訪基金會在當地義診的實錄,引起廣大回響;行無礙協會每年邀請部落客到不同城市,一方面擔任輪椅推手義工,一方面實際體驗肢障者的旅行感受。在垂死之家服務結束要離開前,和病人合影留念。至於印度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則是台灣最多人造訪的公益旅行地點,十幾年前就曾在該處擔任義工的權自強表示,德蕾莎修女創辦的垂死之家,或許是有志於公益旅行的年輕人,最好的參考起點。權自強表示,垂死之家收容上百位貧病的街民,他們近半處於病危狀態,除了少數專職的修女,全靠世界各地的志工照料起居、按摩餵食、擦拭身體、照顧排泄。由於垂死之家歡迎義工隨時隨地加入,既不須報名審核,也無強制的工作時間,任何人都能在此貢獻心力。垂死之家共有50床男病人、50床女病人。曾經四(註)度組團前往垂死之家的權自強說,有些公益旅行者懷抱浪漫想法,實地抵達會受到極大的衝擊,由於當地的衛生條件欠佳,異味沖天,「有些人上街根本不敢用鼻子呼吸」,更別提照料病人。垂死之家的每一位病人,都是志工們學習的對象,讓我們從服務中學習。權自強認為,公益旅行其實是一種「學習旅行」,學習成長、學習責任、學習悲憫謙卑,最忌有一絲優越感或施捨感,如此不但幫不了人,反會成為別人的負擔;而且每次行程最好十五天以上,才能深刻體會旅行的目的,也更能提供實際幫助。在垂死之家的工作雖然很沈重,只要保持樂觀開朗的心情,就可以樂在其中。他也以垂死之家為例,強調該處成立半世紀以來,不乏有企業希望捐贈巨款改建為現代化醫院,但德蕾莎修女堅持保持原狀,除了持續收容低下階級的街民,也藉此開放讓世界各角落的志工,能夠見證、參與、付出,不但讓這些病人在生命結束前感受溫暖,也讓此地成為人性良善交匯的奇蹟。註:原報導寫的是十次,不過其實我帶過的團是四次,大概是記者哲斌訪問時不小心聽錯了,特此更正。相關網站:垂死之家網站相關報導:公益旅行 郵輪送書50國 彭書睿用愛冒險公民RSS-做公益救生態 利己利人利地球新聞辭典-公益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