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羅慧夫義診團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權自強公益旅行 姜秀惠故事教學

on
2007 年 03 月 25 日

忘了提醒大家,大愛新聞台這星期有一系列關於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報導,今天已經是最後一集了,剛好是和我有關的報導。其實我很不好意思告訴大家啦,所以錯過了也好,大家在線上看看就好囉!(據說明天早上7點還會重播?)以下內容轉自大愛電視台的網站。

作公益服務,有人選擇捐錢,有人出力做志工,但這兩位卻是用自己的所長來付出。擅長和小朋友打成一片的說故事媽媽姜秀惠,沒有切身之痛的她,卻希望讓孩子從小學會尊重不同的生命,於是她透過最拿手的小故事分享,讓孩子學習接納包容和自己外觀不同的唇顎裂病童。

曾經是台灣和平服務隊(應該是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才對)的一員,更是國際志工協會發起人的權自強,他選擇用最科技的網路部落格,散播志工之愛,他更以部落客角色參與各國NGO組織海外服務,紀錄體驗義工行,也實現了公益旅行家的夢想。

是生活經歷也是心情分享的部落格,網路日記的靈感,讓每天和電腦為伍的科技人,也當起時下最流行的部落客。

在權自強的部落格裡,沒有花俏設計,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義診照片和說不完的志工故事,取名『公益旅行家』,公益和旅行要如何連結,是他逐步踏實的夢想。

為了實現目標,權自強以部落客名義走訪各國的NGO組織,別人沒有的出國經歷,外人從未參與的義診行。如果沒走這一趟,他幾乎沒想過,外貌缺陷竟會影響人的一輩子;於是他用自己的部落力量,來散佈這個在台灣社會,早已淡忘的關懷情感。

===============================================
尊重不同的生命,選擇不同的志工方式,秀惠媽媽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讓孩子們從小學會包容與接納。

沒有深奧詞彙,沒有嚴肅課程,小朋友一樣能深刻體會外觀缺陷也能得到完美無暇的友誼和關懷。秀惠媽媽說,自己沒有切身之痛,有的只是一分同理心。把故事媽媽當成是生命教育的志工,不用什麼大道理,看到孩子們這樣的反應,就是最好的成果。

採訪撰稿:卓宛禎
攝影剪輯:吳帛勳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下次海外義診,你也可以出一份力!

on
2006 年 12 月 29 日

剛榮獲今年華文部落格大獎最佳組織應用類首獎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這幾天又推出了一個有趣的活動–「邀請您認購愛心哩程,送義診團到需要幫助的國家進行義診」。

我有聽過捐錢、捐物資、愛心義賣等等贊助方式,這倒是頭一回聽到「贊助里程」,真的很有創意,也相當貼切愛心義診的主題呢。其實,在海外義診的花費當中,最貴的應該就是機票吧,雖然醫生的報酬理應也不便宜,但他們全都是義務來幫忙,所以這一部份就省下來了。醫療的耗材也是挺貴的,不過有時候可以從醫院想辦法「募」到。唯獨一行人機票交通的費用是省不下來的。

隨著義診團的行腳愈來愈遠,機票的費用也就愈來愈貴,每次出團至少都要有一位外科醫師、一位麻醉醫師、一位外科護士、一位麻醉護士、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等等,所費不貲。這個月年終之前,羅慧夫基金會又派出了一團人到多明尼加,也是今年最遠的一趟行程,飛了18,694哩。不過這次的義診一共開了52檯的病人,改變了52個家庭的生命,成效也是十足的。

可能有些人會質疑,花了這麼多機票錢,請這麼多人過去,如果把這些機票錢全都換成當地的物資,不是更划得來嗎?這樣的算法其實是不大正確的。社會工作不能用經濟學的計算方法來相衡量,很多事情的價值不是用金錢可以計算得出來的。像是羅慧夫基金會累積多年的寶貴經驗、資深外科醫師的高超技術、社工人員帶去的暖暖溫情等等。

還記得大二那年暑假,我第一次帶著電腦到柬埔寨做義工時,當時也是很質疑,自己究竟可以幫什麼忙?究竟他們需要什麼協助?帶領我跨入海外志工服務的教授羅四維神父告訴我,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給的不一定是實質具體的幫助,而是一種支持、關懷的力量,而且因為來自萬里之遙的陌生人,有時給他們的是很大的鼓勵。我一直把這段話放在心上,之後即使有時候到當地真的沒幫到什麼忙時,也不會感到太過挫折。

不過,能夠帶著專業去幫助別人,當然是更好的,所以羅慧夫這個認捐里程的活動就更有意義了,可以讓我們把錢使用在刀口上。當然,義診也不會是永久的,基金會一面也在訓練當地的醫生,成立在地的醫療中心,一段時間之後,相信去義診的頻率也就會愈來愈少了。

活動的細節請上這裡,100哩不嫌多,1哩也不嫌少,慢慢累積,你就是下一趟義診旅程的重要推手呢。請大家一起來共襄盛舉吧!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中時海外義診影音專訪上線

on
2006 年 11 月 24 日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專訪企劃

中時電子報焦點人物專訪
傳愛.播種.台灣不缺席
【中時電子報張毅民 /台北報導】

一個長年投身醫療與義診的基金會,與一個長年投身國際志工行列的部落客,兩者相遇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情?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在默默耕耘國際義診工作八年之後,開始推動「國際園丁」計畫,一方面持續推動在東南亞窮困國家中唇顎裂醫療治癒的種子培育工作,另一方面邀請部落客親身參與其中,讓部落客可以完整參與並且觀察,把心得與感動藉著草根媒體部落格傳給更多網友,串連海內外的力量。兩者的結合,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善行與愛火,在網路部落格界蔓延竄燒,點熱海內外網友的心火。(詳全文)

用愛彌補 用生命關照
【專訪/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 整理、撰文/中時電子報張毅民】

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問(以下簡稱「問」):早期台灣看到有唇顎裂的孩子,家長以為是遭到天譴,稱之為「兔唇」,直到羅慧夫醫師把國外的技術帶到台灣來治療,大家開始知道這是可以被治療的並且得到改善。唇顎裂的病患是不是每年仍然都會有?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執行長王金英回答(以下簡稱「王」):這是生產一定有的風險。每五百到六百的新生兒就會有一個孩子有唇顎裂,過去台灣的新生兒出生率很高,所以感覺起來唇顎裂的病患多,是那是比例造成的。現在台灣新生兒出生率降低了,患者不多,但是仍然還是有。(詳全文)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羅慧夫義診記者會照片搶先看

on
2006 年 11 月 21 日

更多記者會照片,請直接來這裡看吧!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羅慧夫海外義診部落客首映會照片集

on
2006 年 11 月 18 日

今天好累喔!大家先看照片吧,明天有體力再來補上今天的活動心得。
(以下照片後半部都是Vista拍攝的,很感謝他喔!)

slideshow說明:
1.游標移到上方出現的功能列可選擇播放秒數‧播放或是暫停;
2.游標移到下方出現的是全群組的縮圖;
3.點選正在播放的單張相片,可跑出該相片的說明;
4.如果看不到的人可以直接點選這裡。
(以上說明參考自太妃糖憂鬱狂歡節)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平凡中的感動–生命換日線

on
2006 年 11 月 18 日

今天下午,要去參加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義診記錄片「生命換日線」的部落客首映會。雖然我上星期就已經拿到DVD,在家裡先睹為快了一番,但還是很期待藉著這個機會,認識一些有愛心的部落客,和大家分享海外志工的感想。

這部記錄片是由王志誠導演拍攝的,從2000年開始記錄羅慧夫的海外義診工作,包括柬埔寨、菲律賓、越南等地,他跟著基金會的腳步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說實話,這真的比較像是名符其實的記錄片,最近幾年因為記錄片大行其道,出現了不少「偽記錄片」,記錄的型式是很像沒錯,但是拍攝期間可能不到三個月,甚至只花了一兩天的時間就拍完了,內容雖然很煽情,但是充其量只能說是個感人的廣告CF而已。

反觀王導拍攝的這部「生命換日線」,紮紮實實地追蹤了六年的時光,然後濃縮剪輯成四十幾分鐘的故事,不刻意製造一些煸情的畫面,很平舖直敘的把羅慧夫基金會的點滴心情帶了出來,自然有一種溫馨感人的氣氛。或許要靠這樣的片子來鼓動人心大量捐款未必能奏效,但我卻很欣賞這樣不灑狗血,忠實呈現所作所為的方式。而且,這樣的味道和羅慧夫基金會的確相當契合,因為他們這八年來,也是一直很低調,沒有對外主動募款,默默地努力在海外從事義診工作,令人感佩呢!

關於記錄片的一些感想,可能等晚一些再和大家分享,等有更多人看過記錄片再說好了。因為這部記錄片沒有在院線公開放映,也沒有在電視播放,除了今天下午的部落客首映會之外,我也不曉得還有什麼機會可以看得到?大家就先看一下三分鐘的預告片好了,如果有訂購的方式,我再貼出來讓大家知道囉。

延伸閱讀:
生命換日線首映前
TSUBASA 的台東苦悶筆記:生命換日線
「讓愛走出去‧國際園丁」活動部落格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用愛彌補,改變生命!

on
2006 年 11 月 05 日

如果有一天睡覺醒來,你發現自己臉上突然多了一顆超大的青春痘或癑瘡,連很厚的蓋斑膏都掩蓋不了這個痘痘,你當下會有什麼感受和反應?很丟臉?真是醜死了!真不想出門去上班?希望沒人看到這顆青春痘?

相信幾乎每個人都有過上述類似的經驗。不過幸運的是,痘痘或是癑瘡過幾天之後就會慢慢消失了,而且長一顆難看的痘痘其實並不會影響你的飲食作息、生活起居,頂多是有點難為情而已。但設想一下,如果今天你長的不是青春痘,而是在臉的正中間有一大塊裂口,甚至牙齒都突了出來,姑且不論吃飯或是講話會不會有困難,要鼓起勇氣走出家門,面對外界的眼光恐怕就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了吧?

不過事實上,這樣的唇顎裂患者,在台灣幾乎已經見不到了,因為台灣人真的很幸福,在四十多年前,有一位整型外科醫師遠渡重洋來到這裡,儘管當時台灣還很落後,物質環境也相當缺乏,但他為了這裡的唇顎裂患者,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把最先進的技術引進台灣,就像天使一般,為這些人創造了改變一生的機會。他就是羅慧夫醫師。

說羅慧夫醫師改變了無數人一生的命運,真的一點也不為過。當然不只是他,包含他之後的許多顱顏整形外科醫師,都徹底改變了這些唇顎裂患者的命運。經過四十年的努力,如今,台灣已經發展了相當健全的唇顎裂醫療照護體系,不只是身體外觀上的修補,病患術後的心理與社交照顧,也都相當的完整與周到。環顧亞洲甚至全世界,台灣在顱顏整形方面的技術,幾乎無人能出其右,甚至連歐美等較先進的國家,如今也常常要派醫師來台灣取經呢。

羅慧夫醫師播下的這顆種子,經過四十年的光陰,如今已經在台灣開花結果,成果豐碩。終於,現在換我們要來接下他的棒子,把這些種子再散佈到世界各地,繼續地發芽、茁壯。

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生活,就和二、三十年前的台灣沒什麼兩樣。他們多半還在和生命拔河,每天只能過著勉強溫飽的生活,而那些不幸罹患唇顎裂的患者們,因為臉上駭人的傷口,讓他們大半輩子都只能過著暗無天日、遭人歧視、唾棄的悲慘生活。其實,他們只要花一兩個小時進行唇顎修復手術,就可以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一生的命運也就跟著改變了。

從1998年開始,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就帶著過去豐富的醫療照護經驗,組成了義診團隊,把羅慧夫醫師的精神從台灣向外延伸,從越南、緬甸、柬埔寨、菲律賓、多明尼加,到大陸深圳、青島等地,義務幫助當地的唇顎裂患者,從剛出生的嬰兒,到四、五十歲的成年人都有,八年多來,已經不曉得動了多少手術,幫助了多少的病患。

不僅僅是動手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更重視培訓當地的人才,希望各地可以成立自己的醫療中心,給他們魚吃,也同時教他們如何釣魚,終於,在各地都慢慢有了很不錯的成果,即使台灣義診團如同候鳥一般一年只能前去義診幾次,但台灣醫師不在時,當地醫師也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為唇顎裂患者進行治療了,這也才是義診團最希望看到的發展。

今年六月,我很幸運地參加了最近一次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前往柬埔寨的義診活動。從義診前的瞭解、準備、打包器械,在柬埔寨時第一次見到當地的唇顎裂患者、第一次進入手術室旁觀手術過程、第一次到鄉下參觀邊境醫院、第一次長途跋涉去訪視術後恢復正常生活的可愛女孩等等,除了親眼目睹義診工作的艱辛與重要之外,更因此認識了幾位熱忱又善良的醫護人員,以及基金會熱忱、執著的社工人員,這段難能可貴的經歷,為我的生命帶來相當大的衝擊及影響。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參與海外義工服務,但卻應該是最為震撼的一次。在義診的過程中,我看到來自台灣的醫生們,沒有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和當地的醫生一起合作無間,完全無私地把經驗和技術傳承給他們。也看到許多大老遠從偏遠鄉下前來求助的病患,他們在手術之後展開了全新的人生。相較於這些躲藏了一輩子的病人,我們能夠擁有健康的身體與豐富的資源,是多麼值得珍惜的一件事啊!

再過四個多月,我的第一個寶寶也即將誕生,最近產檢時,妻子總會不免有些擔心小寶寶的健康狀況,甚至會不會有唇顎裂之類的先天疾病?相較於他的擔憂,我的內心似乎安心沈穩許多,因為我很幸運地經歷過一趟羅慧夫義診的洗禮。我知道,這個即將出世的寶貝,不論他外表有什麼殘缺,只要我們願意用心接納他、照顧他,就算有再大的缺憾,也一定能夠用愛來彌補的。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王菲、李亞鵬快來台灣吧!

on
2006 年 08 月 08 日

今天無意間看到一則八卦新聞:王菲、李亞鵬生下兔唇女嬰?傳兩人帶baby赴美整形!

我當然知道這裡的兔唇,只是一個習慣用語,沒有太多歧視的味道,但自從參加過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活動,對唇顎裂有更深的認識之後,不曉得為什麼,看到”兔唇”兩個字,雖然不是用在自己身上,總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整篇報導沒有強調唇顎裂其實不需要太過擔心,相反地,記者還刻意提到會不會是因為王菲在懷孕期間大興土木,才會得到這種懲罰?姑且不論這種想法會不會太過迷信,但把唇顎裂當成一種做錯事的惡果,就是一種很嚴重的歧視!就像是我們常常聽到有人罵:你這麼缺德,將來小心生兒子沒屁眼!但從來沒想過這種殘缺=缺德的說法,對於天生就有肛門缺陷的小孩來說,是一種多麼大的羞辱。

事實上,唇顎裂的成因根本和父母的行為根本沒有關係,純粹是一種遺傳或是基因的病變。轉載一段基金會上的說明:唇顎裂大部份致病原因未明,部份是受到遺傳或環境因素的影響。遺傳因素係指染色體中多種不良基因所造成的。環境因素則包括:(一)病毒感染,如德國麻疹。(二)服用藥物,如抗癌、抗癲癇、類固醇等藥物。(三)X光輻射線照射。(四)營養不平衡。民間傳說母親在懷孕期間因拿剪刀、釘釘子、搬家、移動櫥櫃等因素純屬臆測,不足採信。

唇顎裂兒的產生是一個機率問題,因為胚胎發育的過程中,有很多方面是醫學技術沒有辦法預防或偵測的。有了唇顎裂子女並不是任何人的過失,也不是父母做錯了什麼事。更何況,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不完美的,在醫學研究還沒有找出真正原因以前,父母親不需要為了有這樣的子女而懷有罪惡感。

事實上,唇顎裂的小朋友只是外形的小小缺陷,和智力完全沒有影響。而且現在手術的進步,寶寶一出生就會通報相關的機構,然後按照標準程序一步步的進行治療,等到小朋友正式就學前,可能就矯正到看起來很不明顯了,根本就毋需太過憂慮,更不應該對唇顎裂的人有什麼歧視的眼光,人家說不定比你還聰明呢!

所幸,雖然現代超音波的技術很進步,在懷孕過程中仍未能完全檢測出唇顎裂的缺陷,所以大部份唇顎裂的寶寶還能順利的在這個世界上誕生。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更早就發現媽媽肚子裡的寶寶是否有唇顎裂,而大家還是抱持著唇顎裂=畸形兒=無藥可救的錯誤觀念,那這些原本還很可以健康長大的小孩,會不會就無辜地被拿掉了?

再補充一點,如果王菲、李亞鵬的小寶寶真的有嚴重的唇顎裂,根本就不應該遠赴美國求醫,當今世上最先進的唇顎裂治療技術其實是在台灣,我們早已累積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幾位外科手術醫師都是世界第一流的水準,許多國家的外科醫生還特地來台灣學習取經呢!

當然,如果是為了躲避無孔不入的狗仔,那就另當別論了~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感謝你們,義診夥伴們!(一)

on
2006 年 08 月 06 日

請大家原諒我偷懶了幾個星期,沒有繼續書寫有關羅慧夫金邊義診之旅的故事。一方面是最近工作的壓力實在很大,抽不出時間來寫;另一方面是我想給自己一點時間沈澱再繼續寫下去。請放心,這段深刻的回憶還在我的腦海裡,不會輕易就忘記的。請慢慢拭目以待吧!
我覺得一趟旅行是否愉快,絕大部份的時候不是取決定旅行的內容,而是取決於旅行的伴侶。相同的地點,和不同的人一起去旅遊,你一定會有截然不同的感覺,所以,千萬不要只是為了找個伴就冒然和不認識的人一起上路,如果個性不合的話,你整趟旅程一定會痛不欲生、悔不當初,還不如自己一個人旅行來得自由自在。

相反地,如果一起出遊的夥伴都是同質性很高,又能互相體諒的朋友,那這趟旅程多半就不會有多大的問題了,旅遊的景點反而變成次要的,能和同行的朋友放鬆心情開心地談天說笑,不論景點美醜,都還是可以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這次參加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義診團,就是一個很棒的團體。當然,義診的過程很令人印象深刻,但是,真正讓義診之旅發光發熱的,我覺得其實是這些一起同行熱情、開朗的團員們。

先從室友小眼睛先生談起吧。他是一個給我相當大反差印象的特殊人物,實在很值得另外用一篇文章來描寫他,不過,先在這裡大概描述我的感受一下好了。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時,不暪各位說,我心裡覺得他還真是一個怪咖啊,不修邊幅的外表,拿著一本大大的記事本,問出一些奇怪的問題,怎麼樣也很難和我心中那個有著細膩文筆的小眼睛先生結合在一起。

不過,愈和他相處、愈和他交談,你會發現他其實是個很好相處的有趣的人。幾乎什麼話題他都能談,他很愛聊天,也很愛追根究抵的問一些問題,因為他很愛問問題,所以他也是個很好的傾聽者,和他在一起,大概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如果你是一個怕寂寞的旅行者,找他一起出遊就對了,他永遠不會讓氣氛冷場,是個很能炒熱氣氛的有趣人物。

義診的這幾天,我們幾乎是寸步不離,坐車時他會靜靜地聽自己的音樂,參與義診或訪談時他就變得很積極,不斷在筆記本上寫一些記錄(我一直很好奇他究竟在寫些什麼),晚上吃飯、聊天時他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和大夥都打成一片,等到其他團員都陸續回房,躺在床上,他還能繼續和我聊一些有的沒的話題。感覺起來,他完全是個動靜皆宜的人物,透過聊天的過程,我們更加瞭解彼此,也激發了很多有趣的想法。最令我佩服的是,他沒有使用錄音或什麼特殊的記錄工具,單純是靠筆記本和腦袋,回來之後發表的每篇文章,卻都刻畫的相當生動和細膩,果然不虧是專職的小說家,對事物的觀察力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呢!

如果把小眼睛和這次義診的靈魂人物Barts擺在一起,我想他們大概可以連續聊個十天十夜都沒有問題,因為他們都是屬於相當擅長(也很愛)說話的人。Barts是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國際事物處的副主任,這次部落客義診活動是由他發想的,也是他主動來找到我和小眼睛。他是一個相當熱忱又富有經驗的年輕人,這幾年來,參與了許多次羅慧夫在亞洲各地的義診工作,說句實話,光看他寫過的文章,就比我們都豐富百倍以上,只是或許認識他部落格的人還沒那麼多而已。

Barts是加入羅慧夫之後,才開始正式接觸義診的工作,他本身學的是社工,並不是醫療領域,但現在所有義診的醫療器材都是靠他來準備的,他對手術開刀的過程更是瞭如指掌,簡直不遜於專業的醫護人員,說他是現在羅慧夫義診的最核心角色,真的一點也不為過。在社工的領域裡,像他這樣年輕、有想法、有經驗,又有夢想的男生真的不是太多,更不用說還要投身在海外援助的工作了。TOPS(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裡頭有幾個這樣熱血沸騰的人,不過在整個社工領域裡頭,這種不論薪水高低,願意默默付出時間和生命的人還真的算是鳳毛翎角,值得好好的鼓勵和珍惜呢。

義診過程中,Barts更是扮演著相當重要的溝通橋樑,他不時地告訴我和小眼睛這兩個菜鳥一切需要注意的事項,也替我們詳細解釋手術的過程、基金會方案執行的過程等等,還要準備大夥的餐點、房間分配、行程安排,每次看到他比大家早起、比大家晚睡,忙進忙出的,真的是相當辛苦。其實,以往我自己幾次擔任領隊帶團出國做義工時,扮演的就是Barts這次的角色,所以深知其中的甘苦。這次難得我不用在煩惱很多雜事,可以專心的觀察記錄,覺得還真是幸福啊!

這次的義診很特別,羅慧夫顱顏基金會除了派出最有經驗的Barts之外,還有一個最早的活動發起人–執行長王金英王姊。據說,六、七年前第一次就是由她親自來柬埔寨這裡和台商討論義診的可行性。當時台灣到海外服務的風氣還不普遍(即使到今日也還是不怎麼盛行),她有這個遠見和胸襟,首創到海外義診的善舉,實在相當難得。更難得的是,她以一個執行長之尊,並不是只坐在冷氣房指揮政策,在這幾年裡,她也經常親身參與義診的工作,在第一線瞭解義診的狀況,隨時檢討成效。

原本我還有點小擔心,王姊身為一個執行長,會不會很有架子、很難相處?或是處處講究規矩,讓同行的人相當拘束?沒想到一起旅行之後,才發現這層顧慮完全就是多餘的,她不但是個親切的長者,也是個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不拘小節的好夥伴。每天和我們一起吃飯,晚上和大家一起喝酒聊天,下鄉訪視個案時,不論路程再遙遠、再巔簸、溫度再高,也從來沒有聽過她一句怨言,也因為她契而不捨的態度,才讓我們成功的追蹤到失聯多年的個案,真是相當的令人欽佩。

一起同行的還有很有個性的王志誠導演、攝影師杜杜,及幾位勞苦功高的醫護人員,今天限於篇幅,下回再和大家說說他們有趣的故事吧!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羅慧夫義診團

金邊義診照片(上)

on
2006 年 07 月 01 日

以下所有照片點小圖都可以看到大照片喔!

[caption id=”” align=”align” width=”135″…

REA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