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東京無障礙之旅


VIEW POST

View more
東京無障礙之旅

在日本的大陸留學生

on
2007 年 11 月 06 日

今天來和大家聊聊這次日本行遇到的大陸同學。

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中,有兩位最大的功臣,就是擔任義工的黃燕和秀琴。這兩位都是從大陸到日本的留學生,已經好幾年以上,日語相當流利,成了我們和日本人之間溝通的重要橋樑。大家都曉得日本人的英文程度,所以如果一群身障朋友在日本趴趴走沒有翻譯幫忙,真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

初看到黃燕,我壓根兒不相信她是中國人。因為她看起來就和二十歲的日本女孩完全沒什麼兩樣,染黃的頭髮、青春洋溢的穿著、臉上的大濃妝,根本就是出沒在新宿一帶的辣妹嘛。所以當從她嘴裡蹦出字正腔圓的北京話時,我還真是嚇了一大跳!

據說,行無礙協會總幹事許朝富去年來日本時,在一間居酒屋遇到當時在那裡打工的黃燕,當時,朝富就留下了她的聯絡方式,並且預告來年可能會有一群身障朋友要來日本,可否拜託她來擔任翻譯人員?黃燕不曉得是基於大中華的民族情感,還是個性原本就很古道熱腸,一口就答允了這個工作。於是,這次的行無礙之旅,第一天就是由黃燕來擔任翻譯志工。

說起這次的旅程,還得感謝一位東京旅館餐飲學校的老師,他幫忙安排了全部的活動和食宿,而另一位大陸志工秀琴就是他的學生。在老師的徵召下,第二天、第三天的行程都是由她全程參與陪伴。和黃燕不同的是,秀琴留著一頭烏黑直順的頭髮,一眼就看出來不是日本人,而她略帶地方腔調的北京話,不知為何,也讓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

雖然兩人外貌不同,但黃燕和秀琴都是相當熱心的志工,她們不僅僅幫忙翻譯而已,更多的時候,她們都義不容辭地就幫忙推起了輪椅,甚至還抱身障朋友上下車,讓人相當感動。還記得我們第一天入住京王飯店時,因為房間的問題和旅館人員橋到半夜十二點多快一點,秀琴也一直全程在櫃檯陪著這次的領隊珆如,努力和旅館的人溝通協調,從頭到尾沒有喊過一句累。

直到最後一天晚上大夥聚餐時,我才有機會和黃燕及秀琴聊到大陸留學生在日本的生活。她們的故事其實很像,因為大陸實施一胎化,所以她們都算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也是全家未來唯一的寄託,於是父母辛辛苦苦存了一輩子的錢,湊足子女出國留學一年的學費(台幣大概四、五十萬元),硬是把小孩給送出了國。她們到了日本之後的生活,大概就和二、三十年前台灣留學生在美國的情況很像,生活相當刻苦,不但要很快學會日語,融入新的學習環境,更要利用下課後的時間努力到處打工,一方面賺自己的日常生活費用,另一方面則是預存下一學期的學費。

她們都曉得,能夠有這個機會出國唸書,已經是相當難能可貴了,是不是能夠繼續留下來唸完書得到學位,剩下的就全都要靠自己,家人已經沒法子再給什麼後援了。於是,她們拚了命的打工,每天幾乎都兼差到半夜十二點之後才能下班休息,努力燃燒自己的生命,來實現父母和自己的夢想。也因此,這兩位大陸同學,竟然還會在百忙之中,來幫忙這種義工工作,精神更加令人感佩。

而像黃燕、秀琴這樣的大陸留學生,在這次的日本行中,其實遇到了很多位,以女生居多,幾乎都是在吃飯的場合遇到,由此可見,在日本的大陸留學生真的很拚,真的就像多年前台灣留學生隻身飛到美國去,生活、課業像蠟燭兩頭燒。再過十年,這些留學生可能就會是大陸社會的棟樑,他們從海外帶回了最新的知識和技術,也帶回了刻苦犯難的精神。相較之下,台灣留學海外的人數似乎逐年下降,即使有機會出國唸書的人,多半也是家境還不錯,準備了好幾百萬,可以支付他全程的學費、生活費,讓他完全沒有後顧之憂,專心唸書。真的是相當幸福!

最後,我還是要由衷地向黃燕、秀琴兩位優秀的志工獻上最大的謝意,因為妳們的大力協助,這次行無礙之旅才得已順利的推展。因為有妳們,我們才能真的行無礙呢!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東京無障礙之旅

身障朋友本來就有正常生活的權利!

on
2007 年 10 月 20 日

今天晚上,很開心一個身心障礙的朋友莊青一大哥全家人來我們家坐客。不過,在聊天中他告訴我一件之前發生在他身上的不幸的事。

大約在一年前(可能更早,有點記不清楚了),莊大哥那時批了一些健康食品五穀雜糧來零賣,有天在騎摩托車出去送貨給客戶的路上,被一部違規迴轉的小貨車追撞,不但車子幾乎全毀,他也受了很嚴重的內外傷,在醫院住了好一陣子。

一開始,那個小貨車司機還有來醫院看他,表示他會負責到底,但慢慢地,來探訪的次數愈來愈少,一聽說可能還要支付醫藥費以外的賠償金,更是立刻翻臉不認人,表示自己沒錢,又說不是他的錯,莊大哥自己也有錯云云。

莊大哥原本還可以用拐杖不靠別人慢慢行動,但因為這次的車禍,傷到雙腿的軟骨組織及肌肉,變成任何行動都要靠別人支撐才行。雖然他本來就是個小兒麻痺的患者,但可以用拐杖和不能用拐杖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一般人大概很難體會。除了摩托車的修理(新購)費用外,還要加上他因為身體傷害導致完全無法工作,以及住院的身心靈痛苦等等,這些也都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後來這個車禍事件因為肇事者辯稱沒錢,不願支付賠償金所以沒有和解,因而進入了調解委員會。

在調解委員會上,小貨車司機說了一句讓莊大哥感到相當難過的話--「你們這些殘障的人應該乖乖待在家裡,沒事跑出來害別人撞車,根本就是你們自己不應該!」聽了這段話,誰也知道協商是沒有結果的了,因為這個肇事者根本一點自我反省的能力都沒有,竟然還把錯推到身心障礙的受害者朋友身上!

然而,在台灣的社會中,有這樣想法的人其實並不只這位小貨車司機一個人而已。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中,我曾和幾位身心障礙朋友聊過天,他們都一致表示,在台灣,身障者想走出家門,除了要克服馬路上的層層障礙外,最困難和最害怕的,就是在面對一般健康朋友的時候,他們那種鄙視、嫌惡、不耐的表情。

幾乎所有的身障者都有過類似的經驗,有的人是在購物時、有的人是在排隊時、有的人是在開車時,總難免因為身體不方便而使用比較多時間,或是讓別人必需花更多的力氣來幫助他。於是乎,他們就成了眾矢之的,好像一切的錯都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害的,「幹嘛要害我們浪費這些時間啊,你們怎麼不好好待在家裡就好了,出來只是製造大家的困擾而已!」就算沒有說出口,但大家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有沒有說出口其實當事人都感受得到。

這就是身障朋友在台灣普遍面臨的處境--大家根本不把他們當成一般人,反而把他們當成了累贅,從來沒有想過,身障者也是人,本來就應該享用一般人正常的生活,那是每個人都應有也應得的權利。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馬路、我們的心把身障者隔絕在之外,築起了一道高高的牆,也難怪要鼓勵身障朋友走出來,必需用這麼大的力氣--不是他們不想外出,是這個社會一點也沒有給他們外出的機會。

莊大哥和這個肇者的小貨車司機因此進入了法庭程序,不久前,刑事結果出爐,原本是判小貨車司機六個月徒刑,因為減刑而只剩下四個月,可以易科罰金。民事的判決結果則是尚未出爐。我衷心期盼莊大哥可以拿到一些賠償,不只是因為他被撞後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更希望給這個不懂得尊重人的貨車司機一個教訓。身障朋友也是人,也可以工作,為什麼要因為你的不小心,而害他們不敢外出呢?你說是嗎?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東京無障礙之旅

對日本的第一印象

on
2007 年 10 月 16 日

這次東京無障礙之旅是我第一次到日本,隨手記下一些對日本和東京的第一印象,可能有點無聊,不過還蠻真實的。大概再多去幾次,就會見怪不怪了吧?不曉得去過日本的人,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嗎?

1.電車上所有的人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玩手機,真想把他們的手機拿過來看,到底在玩什麼這麼起勁?

2.日本人看的書不論新舊都會包紙做的書套,感覺起來很珍惜書,但也因此別人也看不出他們在看什麼書。

3.日本男生除非是出去遊玩,否則幾乎所有的上班族都一定穿西裝、打領帶,女生都會穿套裝。難怪HERO裡木村拓哉飾演的久利生公平感覺會這麼與眾不同。

4.日本人的英文真的很菜。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明明我和他說英文,他應該知道我是外國人了,還是一古腦地和我說日文,我表示聽不懂,他還是不放棄,繼續日文轟炸,難道說多了我就懂了嗎?

5.東京的高樓真的都還挺漂亮的,而且他們辦公大樓的窗戶都是開的,所以坐地鐵經過時都會看到裡頭辦公的情況。不像台灣的辦公大樓窗戶幾乎都是用窗簾遮住的,不曉得這樣還要窗戶幹嘛?

6.東京的便利商店沒有想像中多,在日本叫做AMPM,印象中是十多年前在台灣失敗的安賓超商。看來,全世界最方便的地方應該還是在台灣。不論在全省各地,幾乎三步就一家便利商店。不過走進日本的便利商店,裡頭的設備倒是和台灣挺像的。

7.在地鐵站看到1000元日幣快速理髮,一個男子在櫥窗裡頭剪髮,剪一個人大約15-20分鐘,外頭會顯示還要等多久。等的人可以直接在外頭投幣買票準備剪髮,有機會想試試看。

8.日本的瘦子居多,幾乎很少在街上看到胖子。是因為他們體質原本就比較瘦,還是他們的飲食都吃不胖?這點還需要好好研究一番。

9.日本人很愛抽煙,到處都可以看到煙品的自動販賣機。而且日本似乎還不講究餐廳或大眾場合禁止吸煙這件事,所以各個餐廳經常都看到癮君子在吞雲吐霧,完全無視他人的存在。

10.日本的敬禮姿勢真的誇張到不行,好像在演戲一般。一些禮讓的姿勢更是標準到好像有人在監視似的。

11.日本人小汽車的前座好像都沒有貼黑色的隔熱紙,所以可以很清楚看到駕駛者和一旁的乘客。

12.日本人幾乎不大騎摩托車,不是開車就是坐大眾交通工具,再不然就是騎鐵馬。

13.在日本的大陸留學生還真多,這幾天除了來幫忙的義工是大陸留學生,很多店裡的工讀生也是大陸人。人都還挺好的!

14.日本旅館裡都沒有提供開水,據說他們的自來水是可以生飲的,只好從水龍頭裝水來喝。還是隱約有一點消毒水的味道,不大習慣啊。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東京無障礙之旅

寫在啟程之前~

on
2007 年 10 月 01 日

今天,我們一家三口就要啟程展開東京之旅了。其實行無礙協會的身心障礙朋友們是明天下午才出發,我們想說難得去一趟日本,就脫隊提早了一天出發,可以有明天一天的自由時間到處晃晃。10/3晚上我們再和他們在旅館會合就好。

因為這次的旅遊性質特殊,所以我並沒有抱著太多遊玩的心情,比較希望站在一個義工及觀察者的角色,來參與這次的活動。也因此,在出發前,我想先來大概整理一下本次旅程的觀察重點。

1. 平時很少接觸身心障礙朋友生活起居的我,希望可以藉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實際瞭解他們在食、衣、住、行,生活上的種種不便。(也好好練習如何擔任義工的角色)

2. 瞭解日本人對待身心障礙朋友的方式。從交通設施、展覽會場到旅館、餐廳等等,他們和台灣人的態度有何不同?日本有何值得台灣借鏡之處?

3. 參觀世界最大的身心障礙人士輔具展。看看一些現代化的裝備,可以給予身心障礙朋友怎麼樣的幫助?是否有什麼器材值得引進台灣?可以建議台灣的廠商。

4. 認識日本的身心障礙NPO,據說他們在當地已是可以自給自足的團體,瞭解他們組織的運作方式,提供國內的身心障礙機構參考。

5. 更多瞭解身心障礙朋友的感受與內心世界。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可能會針對同行的2-3位身心障礙朋友進行深度訪談,更瞭解他們的需求,也和大家分享他們的故事。

6. 親身體驗帶一個七個月大的小嬰兒出國的感受。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項?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日本對於帶著嬰兒的家庭會給予什麼協助?

目前想到的大概就是這些吧。當然,我也是很希望可以利用這段難得的假期,好好的放鬆一下心情,甩開生活中的重擔與壓力。但前提是,日本真的如同去過的朋友說的,是個無障礙設施相當齊全的國家;小熙也一路都很乖,白天不哭不鬧、晚上早早睡覺,那我可能才會比較有休息的感覺吧!

總之,我會忠實的記錄所見所聞,用另一種角度,讓大家看看這趟不大一樣的行無礙之旅囉!

REA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