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垂死之家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2008年初垂死之家說明會

on
2007 年 12 月 30 日

一轉眼,又到了歲末年終,寒假、春節將屆的日子。

每年寒、暑假前,我總會接到不少詢問「如何前往垂死之家擔任義工」的電話、來信,今年也不例外。為了避免同樣的內容要回答太多次,也讓大家可以看看記錄片,對垂死之家義工的內容有更具體的瞭解,我決定舉辦一場很簡單的說明會。

今年的過年來得比較早,所以這場說明會也還是早一點好了,讓想利用寒假去做義工的朋友可以儘早準備。以下是時間、地點、內容:

★時間:2008/1/12 下午2:00-4:00
★地點:台北縣板橋我家(報名者將另行寄送地址及地圖)
★人數:3-15人(如報名人數不足3人將取消)
★內容:
1. 德蕾莎修女與垂死之家介紹
2. 垂死之家記錄片放映
3. 加爾各答旅行注意事項
4. Q & A

本人並非代表任何組織,近期也沒有組團前往垂死之家服務的計畫。本活動完全免費,歡迎對垂死之家義工服務、公益旅行有興趣的朋友來報名參加。意者請在本篇文章後留言,留下您的姓名及Email即可。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加爾各答Sudder St.附近地圖

on
2007 年 08 月 13 日

這個月15日、17日分別有兩個團體要出發前往印度加爾各答垂死之家擔任義工。今年因為要照顧權小豬,所以沒法子出國,只能在台灣默默祝福這群熱心的好朋友,希望你們都能一路平安!

晚上花了一些時間,憑回憶把旅館區Sudder St.附近的地圖畫了出來,雖然這次沒法子當你們的導遊,也希望這個小地圖,可以給你們一些參考指引囉!當然,不看地圖自己到處探險,也是很棒的一種旅遊方式。因為完全都是憑印象繪出,如果有什麼畫錯之處,還請大家不吝指正喔!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2007初夏–垂死之家說明會

on
2007 年 06 月 12 日

2007年夏天,垂死之家說明會又來囉!

因為最近來電或是在MSN上詢問的朋友實在不少,所以我決定在六月24日(日)下午舉辦一場垂死之家說明會。

真的很感謝學學文創慷慨贊助提供場地,這次大家終於不用再擠在某家小餐廳或是我家客廳了。只不過路程稍微遠了一點,但場地也比較大一些,可以容納比較多人。

時間:2007/6/24(日)下午 2:00-4:00
   下午1:40-2:00報到
地點:學學文創一口一口學食堂
   台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二段207號2樓(如何到學學?)
內容:
1. 垂死之家介紹簡報–30分鐘
2. 加爾各答生活須知–30分鐘
3. 義工心情分享–20分鐘
4. 垂死之家記錄片分享–40分鐘
Q & A

為控制人數,請有興趣的朋友直接回覆留言(請附上姓名、信箱)!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大愛垂死之家全記錄預告片搶先看

on
2006 年 12 月 21 日

補充說明一下,如果12/24晚上不得已錯過的朋友,12/30下午2:00會重播喔!

更多資訊,請看這裡。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甜蜜的思念–輔大學習之旅心情分享(1)

on
2006 年 10 月 31 日

這次一起去印度垂死之家的夥伴大部份是輔仁大學的老師們,他們來自各個不同的科系,像織品系、護理系、體育系、企管系等等。能夠當到大學教授,想必都有相當不錯的學經歷,但這次卻都能放下身段,在遙遠的異鄉照顧最窮苦、瀕臨死亡的街頭遊民,這是一種多麼難得的胸襟和同理心。回國之後,這些老師們陸續寫下了他們的一些心情感受,經由他們同意,我將陸續把這些難得的文章放在網站和大家分享,也激勵一下那些還沒有參與過義工工作的朋友們,如果連這些年紀不小的老師們都踏出去了,你還有什麼理由裹足不前呢?
甜蜜的思念

陳美琴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踩著老舊的勝家牌縫紉機,我正努力的為垂死之家的病人縫補衣服,空氣是悶熱的,汗水流個不停,入境隨俗般,我學著印度的女人家露出腰間,偶爾一陣涼風吹來,真是舒服……讓我的雙腳可以更努力的踩著縫紉機。此時心中不禁想著,這或許是他們人生旅途中的最後一件衣服,就更加要用心了。

喀啦喀啦…這台勝家牌縫紉機少說也有三、四十歲了吧! 縫紉機雖然老舊,卻也還能發揮它的功能。老舊的縫紉機正努力的運轉著……喀啦!不動了!原來是線斷了!旁邊有聲音告訴我,縫衣機雖老卻也有它的脾氣和個性哦!要有節奏的踩!是啊~~要有節奏的運轉!要像推搖籃的手似的溫柔又有節奏。仔細的穿線後,調整踩踏縫衣機的速度…喀啦喀啦有節奏的運轉著,我低頭更努力更專心的踩著……這景象竟是這麼的熟悉與溫馨…,原來是母親拿著針線,腳踏縫衣機的影像不斷地浮現在腦海中。

小時候,母親為了貼補家用,總是努力的幫忙裁縫店的鄰居縫製客人的衣服。有時候也為我縫補一些衣服或鈕釦;依稀地記得,我帶著期盼又好奇的雙眼看著母親的巧手一針一線的縫製衣服,還不時的比劃著看看是否合適我的身裁。十歲那年,她過逝了,這景象卻永遠烙印在我的心中。

此刻,我的人雖遠在印度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內心卻仍在思念著已過世多年的母親!我的心既溫暖又滿足!我不斷的試著讓自己掉入思念的記憶中,刻意的讓自己在喀啦喀啦的運轉節奏聲中,慢慢地進入恍惚的催眠狀態,讓甜蜜的思念記憶重現,內心貪婪的想多捕捉一些些母親的身影!

努力又更努力的踩踏著縫衣機,為這些或許是即將離世的人縫補著最後一件天堂衣服,觸動了我內在的許多記憶,讓我感受到母親就在我心中!這思念是真的有點貪婪;沒有傷心,也沒有淚水,反而有一種滿足感!喀啦喀啦……踩著老舊的縫衣機,在有節奏的運轉聲中,讓我與母親再一次地如此親近! 這真是一份又驚喜又意外的禮物!!我默默的、深深的感謝垂死之家的病人!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大愛印度垂死之家系列報導11、12集線上觀賞

on
2006 年 09 月 16 日

採訪撰稿 范 婷
攝影剪輯 宋和祥
第11輯 給孩子快樂童年 兒童救援專線

在印度也有來自基層的力量,一直努力的在化解貧窮所帶來的困境。首先帶你認識印度的”兒童專線”。這是一個國際性的非政府組織,他們在印度有74個分支據點。在印度只要拿起電話撥1098,就會有專人接聽,並且在了解狀況後,給予最快最適當的救援。他們最大的希望,是讓所有的孩子 能享有快樂的童年。

垃圾堆積發酵流出的水,變成一條小河,光著身子赤著腳,這條小河成了孩子們遊戲的場所;一車又一車的垃圾往上堆積,前腳才倒完立刻就有人,接著來翻找可用的資源。文明,在加爾各答的貧民窟,感覺很不協調;孩子,在加爾各答街頭遊蕩, 是無奈的選擇。

琳達是印度兒童專線基金會,加爾各答地區的負責人,兒童專線,是一個專門為街童解決問題的基金會。1990年在印度孟買正式成立,1993年在加爾各答設立分支機構。為了讓孩子容易記得專線的號碼,基金會將10 9 8三個數字,集合起來 變成1098。

一天24小時只要拿起電話撥1098,都會有專人接聽,並且立刻為孩子們解決問題。有一個人打電話到加爾各答的兒童專線,他說女兒心臟有破洞,幾乎不太能呼吸,生命有很大的危險。爸爸是送牛奶的工人,因為沒有錢到處奔走募款,在兒童專線的介入之下,讓整個手術的費用降低,捐款人也可以和孩子見面。當我們去醫院看她的時候, 她也已經完成了手術 。

類似的故事情節,在兒童專線天天都會上演。專線每天平均都會接到75通的求救電話,12歲的安東尼就是其中之一。在兒童專線的協助下,安東尼從西岸的孟買,來到東岸的加爾各答。現在,他居住在基金會的收容中心,過著團體生活,學習做串珠手工藝。基金會相信,一技之長是孩子們未來的希望。印度的兒童專線最想要做的,就是要做高品質的服務,除了給他們一個家之外,也要知道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在加爾各答,屋頂也可以成為遮風避雨的家, 小小的店面就足以讓一家人溫飽 。絕大多數的印度人,過著貧窮的生活,但是卻始終會那麼一群人,用各種方法讓孩子們能自立更生,踏實的過人生。

第12輯 織品設計師歸國 傳承手工設計

[caption id=”” align=”alignright”…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奇蹟正悄悄的發生

on
2006 年 09 月 16 日

陳美琴
(輔仁大學臨床心理學系教授)20060908

在Kalighat 垂死之家上工的第二天,居然在我背後響起一句生澀的英文—「Escuse me, what can I do here?」轉頭看見頂著黃褐色龐克頭,無領無袖紅杉,再往下是鬆誇的灰色垮褲及腳上的大涼鞋,一看一聽就知道是阿本啊,他一臉天真又帶誠懇的眼神看著我,我愣了一下,大概有30秒吧! 心想這付打扮的傢伙好像不該出現在這裡,不是該在pub跳舞或是悠閒的坐在公園抽煙嗎?這種裝扮不就是學生所說的頹廢風嗎?他又重覆:「Escuse me, what can I do here?」我才回過神,告訴他先把包包放在志工櫃子,順道問他是否有帶手套、口罩、圍裙。哦~~他眼神帶著點歉意的說什麼也沒帶!我趕緊把多帶的手套口罩交給他,並為他找了一條圍裙幫他穿上,指指男病房示意他往那裡服務!看著眼前的大男生充滿謝意的表情高興的往前走向病房。在空檔時候我刻意的往男病房看看,他和另一位年輕的白人志工正扶著病人小心翼翼的走向簡陋的浴室準備為病人洗澡。我的眼眶突然多了一點水,好感動!這位走頹廢風的大男生可一點都不頹廢!

休息時間,他告許我他是唸資訊的大四學生,一個人到印度來旅行,這趟旅行就是專程到垂死之家服務兩個星期。不為別的只是純粹服務!因為德蕾莎修女所做的讓他感動,也很好奇自己是否有能力直接面對生病或垂死的病人,所以就來了,他很高興的說他來對了,有學習、有付出、也有獲得,還交了許多的志工朋友。

來自各國的志工有義大利、西班牙、法國、韓國、日本、台灣、美國等等。德蕾莎修女建立的第一個收容所就是Kalighat的垂死之家,她打破了各宗教間的藩籬,她的收容對象是不分宗教信仰的。當我看到200多位的志工,不分男女、年齡、宗教、文化、教育程度、社會地位,有走出白色巨塔的醫生,也有在家賦閒(失業?)尋找人生方向的男士,或是展翅欲飛的年輕學生,大家都是自掏腰包,吃自己、住自己,聚在一起只為一個相同的目標──為窮人中的窮人服務。受到德蕾莎修女的感召,這些志工一起合作,替病人洗澡、洗衣、洗碗、擦地、餵飯、換藥、按摩、撫慰……等等,雖然語言不通,但透過熱忱的眼神、比手劃腳,加上簡單的英文卻彼此都能了解而合作無間,快快樂樂的服務。根據資深義工的說法200多人還算少的,在「旺季」時每天還高達三、四百位的志工參與服務!我也注意到這些志工們,絕大部份是年輕人──不同科系的大學生、研究生,或是剛畢業的上班族,他們的熱忱、愛心與勇氣讓我感動。

這是人類歷史中第一次發生的的現象,窮人中的窮人,透過德蕾莎修女聚集了各地方的志工一起服務,奇蹟藉著志工們的愛心正悄悄的發生了!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大愛印度垂死之家系列報導9、10集線上觀賞

on
2006 年 09 月 15 日

採訪撰稿 范 婷
攝影剪輯 宋和祥
第九輯 各國志工雲來集 垂死之家喜相逢

清貧簡單愛,印度垂死之家系列報導,先帶你認識垂死之家裡的兩個國際志工,一個是來自澳洲的Kathy,Kathy在丈夫在生病往生後,開始了他到世界各地做志工的生涯,也開啟了她生活的另一片天空。而另一位則是來自日本的年輕大學生Hiro,他利用暑假時間,到垂死之家做志工,這也是他第二次來到加爾各答。雖然來自不同的國家,他們卻同時在垂死之家裏,更深刻體驗生命的價值。

搭上公車,付給車掌先生四塊錢盧比,25分鐘後公車就會將志工們,從仁愛修會送到垂死之家。穿著粉紅色的印度衫,來自澳洲的Kathy,每天開心地到垂死之家工作,加爾各答狂野的艷陽,一點也沒讓Kathy退縮。

遮陽帽一戴,認真攤平每一件衣服褲子,屋頂的曬衣場彷彿就是她的舞台。Kathy是個護士,過去她一直守在生病的丈夫身邊,現在丈夫往生了,她也開始志工服務的生活,像是翱翔天空的老鷹,Kathy擁有自己的一片天。

來到垂死之家前,Kathy在泰國做了兩個月的志工服務,現在她打算在加爾各答待三個月。Kathy說幫助人,也必須要看到他們真正的需要。

突然的一場大雨,差點兒將所有衣服床單又給淋濕了。手長腳長的Hiro和Kathy,分工合作 將床單攤平,晾在一樓挑高的天花板上。21歲的Hiro來自日本, 利用暑假時間來垂死之家做志工,而這也是他第二次來到垂死之家。

當用心觀察,當用心體會,垂死之家的病患像老師,用他們的病苦教導志工,讓志工們面對自己心靈最深處的需要。垂死之家彷彿每天,都在上演一幕又一幕生命交換的儀式。

第十輯 小說家志工愛 垂死之家體驗人生

帶你認識一個台灣志工--何獻瑞。30歲的他曾經到過15個國家旅行,是一個已經出版三本小說的作家。這次,當同行的夥伴,結束垂死之家的志工行程返回台灣,他卻選擇繼續留在加爾各答做志工。問他為什麼不一起回來,他說”我想留下來!因為他值得”!這趟不一樣的旅行,讓他對生命和死亡有另一番體悟。

每天早上不到八點,何獻瑞必定會準時出現在垂死之家,和志工們合作,將無法行走的老人抬去洗澡,這是他每天的重點工作。七天的服務,何獻瑞已經能很自信純熟的面對各種狀況。

印度,是何獻瑞造訪的第十六個旅行國。除了是個愛旅行的背包客之外,他的另一個身份是作家。如果說作家的工作是凝視,那麼這將是一次用生命啟發生命的旅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其實是在我跟人之間,而不是在人跟我之間。

2006年9月2號,我們從加爾各答回到台灣,還在垂死之家服務的何獻瑞,透過網路告訴我,48號老人 在二號早晨往生天堂了。而我們拍攝到的畫面,是他最後的午餐。生命並沒有消失,因為那曾經的感動,永遠活在心裡。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大愛印度垂死之家系列報導7、8集線上觀賞

on
2006 年 09 月 14 日

採訪撰稿 范 婷
攝影剪輯 宋和祥
第七輯 垂死之家志工 把握當下灑大愛

日本志工Hide在垂死之家服務半年了,每天負責洗衣服、曬衣服、洗碗這些工作,也因為有他在一旁示範,所以新進的志工通常也能很快進入狀況。採訪過程中 Hide告訴我們的記者,他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他要把握當下,盡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輕輕吟唱祈禱歌,但願今天的生活一切順心,垂死之家的每一天都在祝福中開始;當大部分的志工都在為病人服務的時候,垂死之家的後場,總有個身形瘦小、手腳俐落的志工,一會兒出現在一樓的洗碗區,一會兒又出現在二樓屋頂,他是來自日本的Hide桑,來到垂死之家服務已經有半年了。

和他一起做事可得照規矩來,馬虎不得,為了讓工作順利完成,Hide桑也總是不厭其煩的將洗碗、洗衣、曬衣的工作流程,告訴每個第一天來報到的志工。

對病人來說,每件事情都很重要,但是要把事情做對,也得要有對的方法,就連曬衣服這看似簡單的事情也不例外;衣服一洗好,立刻會有志工把衣服拿去晒,垂死之家的屋頂就是曬衣場,一條條的鐵絲網,垂吊著一件件大床單;滾燙的石棉瓦屋頂,衣服、褲子以大字型的姿態各就各位,一排排躺好,熾熱的陽光讓水氣向快速天空蒸發。

熱奶茶配上白吐司和餅乾,十點半的休息時間,志工們放輕鬆,喘口氣,問起Hide桑為什麼要來印度,他笑說,年紀大了,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所以把握當下最實在。

加爾各答的八月天,大雨經常來得出其不意,不等Hide桑下指令,志工們放下手中的點心,趕緊將剛曬好的衣服床單全給收下來,當然,垂死之家裡沒有烘乾機,但是在Hide桑的帶領下,所有的衣服不一會兒,全都高高掛在挑高的一樓天花板上了。

Hide桑總是以身作則,搶在最前、做到最後,而這似乎也就是他的人生哲學。離開家已經半年了,問他什麼時候要回家,他笑著說,下一站是非洲,再下一站是歐洲,之後要去衣索匹亞。

2008年 Hide桑才會回到日本,不論他要去哪裡,我總相信,垂死之家是他人生旅程的中繼站,他會再回來,領著志工踏實地做好每一件事。

第八輯 護士發揮能量 垂死之家體驗感動

大愛記者范婷、宋和祥花了一星期的時間,在印度垂死之家進行採訪。採訪過程當中,還遇見一位來自台灣的護士林淑惠,林淑惠一個人到垂死之家做志工,採訪過程中她告訴我們的記者,志工這份工作會越做越有能量。接下來在國合會的引介下,她打算到印度北方的大吉嶺,做一年的護理志工。

大雨下得狂又急,大街上,人們從容的走著,對下大雨這件事,似乎早已經習以為常。每年六月到九月的雨季,才是印度人必須承受的輪迴,但環境再怎麼惡劣,日子還是得照樣過。

一早八點,準備開工,我搬頭、一個印度阿姨抬腳,我們合力將奶奶抬去浴室;就在我手忙腳亂的時候,突然聽見有個陌生的聲音,是道地的中文,她是淑惠,一個台灣護士。她和我一起幫奶奶洗澡,完成了今天的第一個工作。

淑惠來到垂死之家已經一星期了,她工作的樣子很認真。過簡單的生活、體會簡單的快樂,在垂死之家,什麼都變得簡單了。

離開家,淑惠來到印度,她選擇先到垂死之家服務;而下一站,她要去印度北方的大吉嶺,繼續她一年志工服務生活。在異鄉巧遇來自故鄉的朋友,格外親切,不一會兒,我們各自回到工作崗位,我試著用各種方式讓奶奶們能感覺舒服一些。

十二號床的女士是個美麗的印度女子,上次看見她的時候,她笑著和我分享她的午餐,可是今天她似乎心情並不好,拉著我坐在她身邊;雖然沒有可以溝通的語言,但我想我們之間,此時此刻應該是零距離吧!希望她能感覺到,一種簡單的愛。

READ ARTICLE


VIEW POST

View more
垂死之家

大愛印度垂死之家系列報導5、6集線上觀賞

on
2006 年 09 月 13 日

採訪撰稿 范 婷
攝影剪輯 宋和祥
第五輯 香港記者葉培 垂死之家一待七年

來自香港的葉培,過去曾經是報社記者,喜歡到世界各地旅行,也曾經到世界各地採訪,她說因為看了德蕾莎修女的自傳,所以決定要到加爾各答看看,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一去就是七年。

一輛腳踏車,帶著她穿越加爾各答的大街小巷,每天下午到垂死之家『上班』,是葉培每天生活的一部份。進入垂死之家採訪葉培的那一天,大愛新聞的記者也和葉培一起做志工,體驗垂死之家的志工生活。

這張用傳統打字機打成的短箋,是仁愛修會的正式採訪許可証,經過漫長的等待與溝通,來到加爾各答的第五天,我們終於取得仁愛修會的採訪許可;而在正式進入垂死之家採訪前,我們決定真正去做,才有機會讓報導更貼近真實。

在這裡,我認識了一個志工,葉培,她是一個來自香港的記者,在這裡長住了七年。她是一個非常具有親和力的人,病患看到她就會主動跟她打招呼,這裡就好像她的家一樣那麼的熟悉。

頭巾、T恤、熱情的笑容,是葉培的招牌形象,她說因為看了德蕾莎修女的自傳,所以決定到加爾各答看看,而這一看,就是七年。

每天下午三點,是葉培「上班」的時間,第一個工作就是幫病人配藥,我呢就幫忙她把藥送給病人。我發現,葉培對每個病人幾乎是瞭若指掌,後來葉培告訴我,她覺得垂死之家是個很奇妙的地方。

葉培說,這七年來,垂死之家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要說有變,那就是垂死之家累積越來越多的愛了。

無條件的付出,能夠得到意想不到的快樂;先進的設備,怎樣都比不上愛。葉培離開香江大都市的繁華生活,選擇在印度重新開始,一輛腳踏車領著葉培,在加爾各答自由自在,過自己想要的人生。

垂死之家裡的生活單純規律,志工們也都跟隨住民們的日常生活來調整作息;而除了餵飯、餵藥、洗衣服之外,住民們連穿的衣服也都是用古老縫紉機一件件車縫出來的。

第六輯 為他縫製天堂衣 一針一線一世情

因為堅持德蕾莎修女的理念,要和貧窮人過一樣的生活,因此修女們說,如果縫紉機壞了,她們也不會買電動縫紉機來做衣服,這樣的堅持,對習慣現代化設備的人來說,不免產生心情上的矛盾。接下來一起去看看,輔仁大學織品系的修女和教授們,如何為垂死之家的病患,車縫出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件衣服。

朗朗的歌聲、輕快的舞步,每天早上到垂死之家和修女們一起唱歌跳舞,已經成為阿諾和同伴們生活的一部份。將衣服一件件摺好,孩子們也學著打點自己的生活。

嘻鬧聲中,隱約聽見低沉的嘎嘎聲響,循著聲音的線索,一瞥眼,看見角落裡的美麗身影。七十歲的羅麥瑞修女,是輔大織品系的創辦人,她的巧手,一天可以車縫出一件衣服。

亮麗的花色、單純的剪裁,對專業的織品系教授來說,一點都不困難,因為最困難的,是如何面對文明與古典間的矛盾。

一件衣服,在垂死之家最多只能穿三個月就壞掉了;但是一百位病患的衣服,都是這幾台純手動、老舊的縫紉機,加上幾把一點也不銳利的剪刀慢慢車縫出來的。

天堂的衣服,是用愛細膩編織而成的,而垂死之家裡的病人,都是最美麗、最幸福的天使。

REA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