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心權意

我的「大象」人生

on
2021 年 03 月 23 日

如果你像我一樣,身材胖胖的,不論睡得再久,每天早上起來總感覺沒睡飽,頻打哈欠,每次看電視或電影時總會忍不住打瞌睡,甚至開車等紅燈時也會經常「度姑」,那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睡眠」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還記得十多年前我帶隊前往印度做義工,為了省錢大家都是4-5個人睡一間房,我雖然是領隊,但也都是和大家睡在一起,每天早上起床,總有人開玩笑式地抱怨我的打呼聲太大聲,害他們睡不好。有一次,他們甚至拿出攝影機,把我打呼的幾分鐘片段錄下來,在晚上聊天聚會時當場放出來,讓我看了覺得超級丟臉,當場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下去。

不過回國一兩個月之後,我無意間看到新聞報導「睡眠呼吸中止症」,裡頭提到白天睡眠不足的情況和我很像,最重要的是,我回想起朋友錄下的打呼過程,我就和這個症狀描述的一模一樣,並不是很規律的那種打呼聲,而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出好像整個人喘不過氣來的聲音。

猶豫了很久,我終於鼓起勇氣到台大掛號,當時「睡眠呼吸中止症」還沒這麼有名,全台灣專門治療這個病症的醫師屈指可數。台大減重暨代謝手術中心李佩玲醫師一看到我,就先說我太胖了,一定要減肥,然後就幫我約了睡眠中心去做睡眠檢測。

我當時還不曉得到睡眠中心睡覺檢測這件事有多困難,想說反正就是睡一覺,到那裡不是睡?就當是住免錢旅館就好了,沒想到這件事比想像中還要困難百倍。

首先,因為睡眠中心希望我們能睡滿8小時,所以去到那裡大約十點、十一點就叫我們上床睡覺了,這和我平時的作息大不相同,我一般都是拖過午夜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躺上床,所以我的生理時鐘明明還不到就寢時間,想勉強自己睡著真的很困難。

然後,這個睡眠檢測不是躺下來隨便睡就好了,得先從頭到身體各處黏上很多條線,才能準確監測到我睡覺時的生理情況,而且全部睡覺過程房間還有監視器對著床頭拍著我的一舉一動,想到身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又一直有人看著我睡覺,大腦頓時無比清醒,要睡著比登天還難。

睡眠中心的人大概也都很有經驗,知道我們不容易入睡,就問我要不要吃安眠藥入睡?我第一次去做睡眠檢測時不信邪,想說這輩子從沒吃過安眠藥,應該不用就捥拒了。沒想到在床上翻來覆去折騰到十二點多還是睡不著,只好向工作人員要了半顆藥吃下,但還最後是撐到兩點多才半夢半醒的睡著。儀器記錄裡我到早上七點左右,大約睡著時間只有六小時,雖然還不足八小時,但已經可以看出一些結果了。

做完睡眠檢測之後幾周,我回到台大醫院找李醫師看報告,果然一如預期,我每小時會「睡眠中止」十多次,每次可能幾秒到幾十秒不等,血氧濃度也偏低,屬於重度患者,必需立刻採取措施才行,不然輕則是白天精神不濟,重則可能因為睡覺時吸不到足夠空氣,容易導致血管中風之類的情況。

照片引用自全民健康基金會

關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方法有很多種,比較激烈的像是動手術讓呼吸道變得通暢,比較緩慢的像是減重讓呼吸道不會那麼狹窄,但不論是那種方法,要想立刻解除危機,都得要立刻開始戴上呼吸器睡覺。

呼吸器就和大家在電視電影裡經常看到的那種,病人昏迷不醒時戴在口鼻上的面罩一樣,它的功用也很簡單,就是規律地把空氣(不是氧氣)打入我們的肺裡,避免因為呼吸道堵塞我們自己吸不到空氣而導致缺氧。

當時一台呼吸器要六~七萬元,有點昂貴,而且也擔心自己能不能適應戴呼吸器睡覺,我一時還下不了決心購買,沒想到研究所指導教授石老師一聽到我的病情,二話不說就帶我去提款機領了幾萬元現鈔叫我去買,他說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愈早治療愈好,我內心很感動,也不想辜負教授的一番美意,從此就展開了我長達十多年的「呼吸器人生」。

戴呼吸器睡覺這件事很有意思,一開始每個人都會不大適應,就像在睡眠中心黏著儀器睡覺一樣,頭上綁著一個東西,耳邊又傳來很大聲的呼吸器馬達聲,怎麼躺都很難入睡。但一兩個月後慢慢適應了就更慘了,因為我從此不戴呼吸器根本睡不著覺,就像是身障朋友出門沒有輪椅或拐扙寸步難行,我變成睡覺時一定要戴呼吸器才睡得著。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們這種被醫師確診「睡眠呼吸中止症」重度病患,且必需戴呼吸器睡覺的人,是可以領「殘障手冊」的,這種障別叫做「重器障」,大概意思是必需長期仰賴某種器具才能生存下去的人,也算是一種身心障礙。我大概真的拿了5-6年的殘障手冊,直到後來,大概得「睡眠呼吸中止症」都快變成全民運動了,政府才取消了這種障別。

這十多年來,從外表看起來,如果我不特別說,可能沒有人知道我得了「睡眠呼吸中止症」,每天都必需戴呼吸器睡覺,大家別以為「睡眠呼吸中止症」只有胖子才會得,其實這個病不是胖子的專利,也有一些人睡眠時呼吸道就是不順暢,和胖瘦無關,要知道自己是生病還是單純睡眠不足而已,最好的方法就是詢問你的枕邊人,你睡著時的打呼聲是不是很規律?還是會突然傳出好像喘不過氣、嘎然中止的聲音,如果是後者,就應該去找睡眠專科醫師檢查一下,然後像我一樣去睡眠中心睡一晚,就會得到解答了。

說實話,「睡眠呼吸中止症」是一個不太容易治癒的疾病,如果被確診之後,就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減肥只是有改善的可能性,不一定就會徹底康復。但只要適應了戴呼吸器睡覺,其實這個病對生活是沒什麼太大影響的,倒也不用過於憂慮煩惱,只要學著和它共處就好了。

「呼吸器人生」對我來說,只有兩個最大的困擾,一個是呼吸器整晚的馬達聲,以及我偶爾沒戴好傳出的漏風聲,都會嚴重影響到另一半的睡眠;另一個則是因為睡覺時都要戴著呼吸器,所以沒辦法在完全沒電源的地方露營,或許等我找到一個夠大的行動電源,可以維持一整個晚上110V的電力,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這就等未來有一天我要去非洲大草原露營冒險之前,再來想辦法解決就好了。

(得了「睡眠呼吸中止症」必需戴呼吸器睡覺的人,睡著時就和大象鼻子一樣,所以有人成立了「大象俱樂部」。)

刊頭照片引用自健康醫療網


TAGS
RELATED POSTS
想要和需要

2021 年 04 月 19 日

愛上潛水

2021 年 04 月 16 日

不要活在別人的評價裡

2021 年 04 月 13 日

LEAVE A COMMENT

DearJohn權自強
浮洲站,Taiwan

讚點子數位行銷創辦人暨執行長,社群行銷講師與企業顧問。 相關著作:《line@2.0官方帳號聰明升級攻略》《Line即時行銷好點子》《我們辦公室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