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心權意 部落格人物 垂死之家

愛說故事的李教授

on
2021 年 03 月 01 日

這輩子影響過我的老師很多,有的老師因為教學上課和我有比較多的相處,但也有只有數面之緣的老師,卻對我的人生有著重大的影響。

今天要來分享這麼一位特別的老師「李家同」。

最早剛認識李校長(我都習慣這麼稱呼他)時他還不是校長,當時他還只是清華大學的一位教授,我則是輔仁大學的學生。會認識他也是因為羅神父的緣故,他們都是天主教教友,某次李家同來台北找羅神父,我剛好在羅神父那裡,他就介紹我認識了這位看起來有點嚴肅的教授,當時並未深談,但李教授離開之前要了我的地址,說要寄東西給我。

沒多久,我收到李教授寄來一大疊他寫過的文章投稿見報的剪報集,這些內容很意外地並不是什麼嚴肅的學術議題,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小故事。其中還有一篇影響我後來很深遠的文章「讓高牆倒下吧」,描述了他到印度加爾各答德蕾莎修女創建的「垂死之家」短暫做義工的經驗。

在那之前,我從來都沒聽過「垂死之家」,他很可能是全台灣第一個到那裡去做義工的人,雖然他只做了短短的一個下午時間,但因為他的這篇文章,卻影響了後來無數的台灣義工。

李教授當年還沒出版他的第一本書,自從認識他之後,我開始注意到聯合報上三不五時有他投稿的文章,他很喜歡寫一些平易近人,卻又寓意深遠的小故事。偶爾,我也會跑到新竹清華大學去找他聊天,其實我們年紀資歷都相差甚遠,應該沒什麼好聊的,但他總是一見到我,就會親切地關心問到「你這個小子最近在忙什麼」?然後兩個人一起去吃個飯,他就開始分享起最近正在構思的故事們。

說起來,他應該算是我的第一個寫作老師。他和我說,他的腦海裡有很多故事情節,都會不斷構思,等到想得差不多了,才開始動筆,而且他很重視故事的結尾,一定要來個意想不到的大轉折才會讓人印象深刻、發人醒思。所以他會一面吃飯,一面和我講故事,然後叫我猜猜看故事的結尾是什麼?我猜了幾個猜錯之後,他就會得意的和我分享他想到的故事結局,最後再問問看我的感覺。沒過一陣子,就會看到這個故事出現在報紙上了。

我是在那個時候才學會,原來一個好的故事也是要經過不斷思考才會誕生的,並不是突然跑出來的靈感,而且故事的結尾真的有畫龍點睛的重要性。

退伍之後,我如願以償加入了TOPS(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原本以為可以順利到柬埔寨做海外志工,沒想到去了幾周就因為戰亂無奈返國,後來就開始了一般上班族的生活。直到某一天,突然想起李教授的那篇文章「讓高牆倒下吧」,心想既然無法再做長期志工,乾脆利用過年比較長的假期來試試看短期海外志工吧。

當時,在我登高一呼之下,竟然湊到了十幾個有興趣一起去冒險的朋友,我也在出發到印度之前,再次去拜訪了李教授,詢問他到「垂死之家」做義工的細節。沒想到,其實他當年只是利用開會空檔,無意間走到那裡,待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對於如何做義工、住宿相關細節一概不知,我們真的得靠自己去探險了。

雖然對他這個「首航員」的回饋有些傻眼,但大家機票都訂好了,也只好硬著頭皮出發了。所幸,我們最後成功地在加爾各答找到仁愛修會,也順利在垂死之家渡過了十多天的志工生活,那成了我人生當中最深刻的回憶之一(文章未來再和大家分享)。

回國之後,我當然又跑去找李教授分享這段影響我很深的經歷,也感謝他的指引之恩。後來,李教授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暢銷書「讓高牆倒下吧」,有很多人看了書也想去做志工,就跑來詢問他,他當然還是一無所知,不過這時他就會二話不說把我的電話給對方,於是,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動不動會接到陌生電話,詢問我如何去做志工的細節,後來問的人實在太多了,我才乾脆成立了一個網站,把做志工的所有相關資訊都放在上頭。

李教授後來也不再只是教授,他先當了清華大學的代理校長,又陸續當了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校長,我知道他工作愈來愈繁忙,就比較少再去打擾他,隔很多年才會去看他一次。但他出的書我還是幾乎都有買,裡頭每個故事都很有他獨特的敘事手法,很少說教,偶爾會帶到一些上帝,但大部份都還是從小人物的角度出發,而且最後一定會帶出一點讓人省思的結尾。

李校長是個很沒有架子的人,在他當校長的那些日子裡,我每次去找他,從不覺得他變得很有距離或是高高在上,他還是像以前一樣關心我這個小子的近況,只是應該是行政工作變多了,他不像以前有那麼多的時間想故事了,我也就少了很多聽故事的樂趣了。

從這二十多年來和李校長接觸的經驗裡,我發現他雖然是個沒有架子的人,但其實也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從十多年前開始使用臉書時,就推薦他這個SNS工具,甚至建議他可以成立一個粉絲專頁,大家就可以透過臉書得知他的動態,年輕人也都很愛用臉書,他和學生可以用臉書做一些互動打成一片。但他卻敬謝不敏,不曉得對這個工具有什麼很奇特的偏見,打死也不用。Line也一樣,印象中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申請帳號。

他最愛用、最信賴的網路工具還是Email,還好我幾乎沒換過信箱,所以這二十幾年來,我還是經常會收到他的來信,大部份都是夾帶了一個word檔,裡頭是他新寫好的文章,只是這些年大部份都是批評政府或是各項教育政策。偶爾也會收到他厚著臉皮寫信來向我們這些貌似有點錢的老學生募捐,因為他成立了一個專門幫助偏鄉就學的博幼基金會,他總會在信裡描述的十萬火急,彷彿我們再不捐錢,這個基金會就活不下去了。

李校長在幾年前終於退休了,但我發現他有些退而不休的跡象,除了花時間關心博幼基金會外,他對於「政治教育批判的火力」卻愈來愈活躍起來,甚至有一段時間似乎還和年輕朋友槓上了,頻頻發表一些批評年輕人的話,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某次畢業演講中批評大學生不尊重他這個講者,結果反而引來網路輿論大反彈,後來就被貼上了一個「很愛生氣的怪老頭」的標籤。

其實看了那些新聞,我的心情是很難過的。據我對他的瞭解,他的確很多想法比較傳統一些,但畢竟已經七十歲高齡,很多觀念是不容易改變的,那些批評他老愛生氣的學生們,又何曾站在他的角度來思考呢?

我不敢說對李校長有多少瞭解,畢竟這些年來也只有數面之緣,但心中最大的感觸是,每個人真的都有很多面貌,或許在很多人心中,李校長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思想落後、觀念古板,又老愛發表高見的怪老頭;但在我的心中,他永遠都是那個悲天憫人、愛說故事,對我亦師亦友,給過我很多啟發的老朋友~


TAGS
RELATED POSTS
想要和需要

2021 年 04 月 19 日

愛上潛水

2021 年 04 月 16 日

不要活在別人的評價裡

2021 年 04 月 13 日

LEAVE A COMMENT

DearJohn權自強
浮洲站,Taiwan

讚點子數位行銷創辦人暨執行長,社群行銷講師與企業顧問。 相關著作:《line@2.0官方帳號聰明升級攻略》《Line即時行銷好點子》《我們辦公室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