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心權意 國外旅遊 海外 柬埔寨志工

遇見羅四維神父改變了我的人生(下)-柬埔寨海外志工之旅

on
2021 年 02 月 20 日

「你有興趣去柬埔寨做義工嗎?」大三上學期某一天,老闆(羅神父)在和我一起吃午餐時突然提出了這個邀請。不瞞大家說,我國高中地理很差,那時我連柬埔寨在那裡都不曉得,還以為是在非洲那個地方?沒想過柬埔寨其實就是中南半島上的高棉。不過,生性喜歡旅遊和冒險的我,才不管那個國家在那裡,就一口先答應了再說。

接下來我當然就開始關心要去柬埔寨做什麼?沒想到「老闆」維持一貫上課的風格「沒有告訴我答案」。他只是覺得那時柬埔寨剛脫離赤棉統治沒多久,還處在一種民生凋零、百廢待舉的情況,就向當地的耶穌會聯繫,想派幾個學生過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

沒想到只是「老闆」的一個突發奇想,我竟然也莫名奇妙就答應了,接下來我們才開始認真討論,過去可以做些什麼?肯定是不可能過去傳授社會學理論的,他們用不上,我自己也還沒學好。我的另一個專長是在電腦方面,於是,就天真的想著,那裡會不會需要一些資訊化的協助呢?

我們一面思考可以做的事情,一面分頭進行準備工作。我這裡又招募(騙)了一個學弟、兩個學妹,畢竟要待2個月時間,「老闆」送我們去就離開了,四個人比較可以互相照顧,我們就一起開始蒐集一些關於柬埔寨的資料。「老闆」則是去向畢業學長姊籌募我們的機票錢,另也一方面用Email和當地機構不斷討論我們可以去做的事情,總不好去了沒幫上忙反而變成別人的累贅。

就這樣經過一個學期的籌劃準備,最後我們決定不但人過去,還要帶著兩台蘋果電腦過去,打算一台放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大學圖書館裡,幫忙重新把一些圖書資料電腦化,另一台則是放在金邊附近農村的辦公室裡,當做他們行政文書使用。我們也打算分成兩組,一組人馬待在圖書館,另一組人馬則是在農村辦公室教他們操作電腦。雖然看起來這並不是當地最亟需的援助,但那也是當時我們這群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學生唯一會做的事了。

大三升大四那個暑假,註定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個暑假。我頭一次離開家這麼久,和一群語言不大通的外國人生活在一起;而且是在一個相對比較落後混亂的國家,我必需忘了原本擁有的一切,去適應可能沒水、沒電,到處是蚊蟲,可能時不時還會聽到零星槍炮聲的世界。

大家不曉得有沒有看過「前進高棉」電影裡頭的殺戮戰場?當年柬埔寨剛脫離赤棉掌握沒多久,還是一個政權極度動蕩不安的國家,政府每天忙著掃蕩遊擊隊,根本無暇照顧小老百姓的生活,只能靠一些國外的NGO(Nun-Government Organization,非政府、非營利機構)來幫忙窮苦的大眾,尤其是一些教會團體,都在最貧窮落後的鄉下幫忙戰後重建的工作。

我們這次主要去幫忙的農村援助機構叫做JRS(Jesuit Refugee Service耶穌會難民救援服務中心),他們在當地已經服務好長一段時間,在機構裡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也不一定全都是神職人員,但他們都很有年輕又有熱情,幾乎是無償地在奉獻他們的專長和青春歲月。這也是我生平頭一回見到國際志工,原來有一種工作不是為了賺錢養家糊口,而是跑到另一個有需要的國家去貢獻一技之長。

一直到我們一行人帶著兩台沈重的電腦降落在金邊機場,再一路坐著兩三個小時顛簸的吉普車去到鄉下的JRS,看到當地的環境,才曉得我們在台灣時的準備和想像有多麼天真。送到大學那台電腦也就算了,打算放在JRS鄉村辦公室的這台電腦真的能派上用場嗎?他們連電力都很不穩定,每天只有中午一兩小時有電,全是靠柴油發電機,要一台電腦做什麼?當地大部份的工作人員連電腦都沒見過,大家都還是用傳統的紙筆在整理資料。我雖然帶了電腦,但也沒有帶印表機,所以就算用電腦來做了什麼文書處理,也完全沒有辦法列印出來,很好笑吧?

不對啊,「老闆」不是來之前都和他們用「Email」溝通好了嗎?那好歹當地應該也有電腦和數據機網路吧?原來發生了一點小誤會,「老闆」是和JRS在金邊辦公室的修女討論,這個計畫顯然沒有先和鄉村辦公室同仁做好溝通,我們就突然來了。鄉村的修女和其他志工們只知道有幾個學生要來,並不曉得我們究竟是來做什麼的?所以當他們看到我們千里迢迢還帶著電腦前來應該也很傻眼吧?

不論如何,既來之,則安之。兩天後,「老闆」就「安心」的回台灣了,我們則是留下來儘量按照原訂計畫來執行任務,先把一台電腦送到金邊大學去,協助他們重建圖書館的書籍資料,只不過去到大學之後,才發現他們圖書館的英文書籍並不太多,而柬埔寨文的書籍我們又不會輸入建檔,所以這項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反而是放在鄉村辦公室的這台電腦,我開始思考,除了教他們會一些簡單的文書處理之外,還可以怎麼運用?

在出發之前,為了大學圖書館的建檔工作,我們有在兩台電腦上都購買安裝了一套資料庫系統叫做「FileMakerPro」,也啟用了別人設計好的圖書館模組。但我突發奇想,既然有資料庫工具,乾脆來幫他們設計一套可能在鄉村辦公室也用得到的系統。雖然我不是什麼計算機專業,但我可以自己學習,就從零開始研究如何設計資料庫吧。(「FileMakerPro」是一套很容易上手的資料庫軟體,不用會寫程式也可以做出資料庫)

JRS的修女和社工人員,每天都會到各個不同的農村去巡視,看農民們需要什麼,調查統計之後就回來準備相關物資,但JRS有個很不錯的制度,就是不會免費贈送物品,而是用低率借貸的方式,幫這些人解了燃眉之急後,也透過職訓計畫教他們好好努力工作賺錢,再慢慢等他們把借貸的錢或物資還回來。因為如果只是一昧的贈與,反而會養成他們只會伸手,不事生產的壞習慣。

於是,JRS有金錢借貸服務,也有稻米銀行、牛豬銀行、雞鴨銀行等等,如果你今年來借了一頭母牛,明年至少要想辦法還回來一頭小牛,當然,如果真的又遇到天災人禍還不出來,也不用擔心會有討債人員上門就是了,只是來年要再申請援助時就會有壓力了。

在我們沒去之前,JRS援助的金邊附近幾十個農村、上千位農民的借貸記錄,全都是靠修女用手工整理在數十本厚重的帳本裡,我靈機一動,開始思考能不能利用搬去的那台電腦,幫他們設計各式各樣的資料庫系統,簡化他們的作業流程?其實說起來並不複雜,就是輸入村名、人民、借貸項目、借貸日期、償還日期等等,再自動算出多久之後該還的數量、金額。當這些村民來到JRS領完物資或錢時,就把這些記錄整理到電腦資料庫裡。這樣工作人員可以很方便查到每個人的借貸記錄,也知道每天有那些人該還什麼內容?(方便去討債)

於是,我花了大約1個月時間從完全不會,到寫出上面各種不同銀行的資料庫系統,中間還不斷和修女討論她需要的欄位和功能,然後再花1個月的時間教會JRS的工作人員怎麼操作使用。看起來好像很沒效率,但別忘了他們一天有電力使用電腦的時間只有1-2小時而已,而且這些人全都是完全沒用過電腦的菜鳥新手,每個人都是使用一指神功。我猜想自己後來可以教會很多中老年人學會網路行銷工具,大概也是因為那段時間磨練起來的耐性吧?

因為每天可以用電腦的時間非常有限,所以其他時間我們還想做些幫忙。但當時才發現我們這四個受了十多年學校教育的大學生,其實在農村社會生存的能力趨近於零,不會種菜、不會養雞、不會水電機械,連想下田幫忙都被嫌笨手笨腳。當時,JRS有個Kike神父在做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就是把一些廢棄輪胎、木頭蒐集起來,重新製作成輪椅,送到各個偏僻鄉下去,給那些因為地雷被炸斷雙腿的殘障朋友們。

我們不會做輪椅,但當Kike神父做好輪椅準備開車下鄉時,總會問我們要不要一起去送?因為金邊附近鄉村範圍遼闊,來回一趟都要花好幾個小時,所以我們也無法每趟都跟去,但在兩個月之中,也和他一起去送了好幾次輪椅。我們去能幫什麼忙呢?其實說實話是幫不了什麼大忙的,但如果今天要贈送的對象中剛好有小朋友,看到我們這幾個比較年輕的外國人,有可能因為好奇心而離開家門來接受輪椅的贈送。

千萬不要小看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用廢棄物品做成的輪椅,只要他們願意開始嚐試練習使用,就可能擺脫一輩子只能在地上爬的痛苦,而且從此不那麼依賴家人的照顧。JRS不但無償贈送輪椅給他們,還會記錄下每個使用者的年齡和身體數據,尤其是小孩子,因為還會不斷長大,每年都一定要回來重新調整,或幫他們更換成更大的輪椅。

於是,我在回國之前,又再設計了一套輪椅資料庫,讓Kike神父可以也把這些數據都記錄在電腦裡,免得用手記資料時間久了容易遺失搞亂。

兩個月的時間過的很快,我們這四個大學生從原本的害羞、陌生,到最後和志工、修女、神父們都打成一片,一開始過著沒有水、沒有電、沒有視聽娛樂、早睡早起的生活還很不習慣,後來則是更喜歡晚餐後大家聚在一起用破英文談天說笑。

暑假快結束時,「老闆」特別又來了一趟接我們回家,當我依依不捨地在機場和大家揮手告別時,才突然領悟到,原來這根本就不是一趟「海外志工援助之旅」,而是「老闆」用心為我們安排的「身心成長之旅」,其實柬埔寨從來都沒有人真的需要我們的援助,是我們要感謝JRS的夥伴們,在這兩個月時間為了我們所做的一切,他們在忙碌的日常工作之餘,還要照顧我們,讓我們有機會從他們身上學到無私奉獻的精神,學到如何到貧困農村和窮人或殘障朋友生活在一起,瞭解他們的困苦和需要。

回到台灣,我們都在一夕之間長大了不少。我則是悄悄在心中種下了一顆海外志工工作的種子….


TAGS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DearJohn權自強
浮洲站,Taiwan

讚點子數位行銷創辦人暨執行長,社群行銷講師與企業顧問。 相關著作:《line@2.0官方帳號聰明升級攻略》《Line即時行銷好點子》《我們辦公室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