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四維神父
權心權意 海外 柬埔寨志工

遇見羅四維神父改變了我的人生(上)-果園

on
2021 年 02 月 17 日

我大學考上輔仁大學社會學系,這應該是一件最不幸,也是最幸運的事。不幸之處在於我發現自己原來填錯系了,我想唸的應該是社會工作,不是社會學,我當時對研究一堆理論可說是毫無興趣;幸運之處在於我唸的這個社會學系與眾不同,是全台灣獨一無二的科系。

與眾不同的地方當然不是課本內容,而是在輔仁大學社會學系有一位系主任「羅四維神父」。

羅神父是一位美國人,很早就被派來台灣從事教育工作,算是輔仁大學元老級的神父之一。雖然他是美國人,但他會說中文也會看中文,只是講話還帶著一些美國口音,聽久也就習慣了。對我們這些剛進大學的新鮮人來說,幾乎從來沒有接觸過外國人,所以剛見到他時還有點怕怕的,又從學長姊那裡得知這位「老闆」(因為是創系主任,所以大家都稱呼他為老闆)的脾氣不大好,所以每個人見到他就像見到鬼一樣,避之唯恐不及。

我剛見到「老闆」時也很怕他,但因為不小心當上了班代,所以總有很多事情不得不去找他討論,接觸久了之後才發現,他是個面惡心善的人,因為外國人講話不習慣拐彎抹角,總是直來直往的,所以自尊心比較脆弱的學生就很容易被他的話打擊到,其實他大部份都是對事不對人,常常講完之後就忘了這個人是誰。

因為愈來愈瞭解「老闆」的個性,所以我也就愈來愈不怕他,開始沒事三天兩頭跑去找他聊天,愈接觸才發現這位外國神父真的是一個寶庫,實在是讓我大開眼界。

首先是在電腦部份。我們輔大社會學系有一個全台灣獨一無二的創舉,就是擁有一間自己獨立的「蘋果電腦教室」(俗稱「果園」)。大家可能覺得蘋果電腦教室沒什麼了不起,現在很多學校也都是用蘋果電腦,但在三十年前,台灣所有的電腦教室清一色全都被PC DOS系統壟斷,當年連Windows系統都還沒有誕生,所以當我們看到蘋果教室裡十幾台單色帶著滑鼠的可愛迷你電腦,竟然不需要打指令就可以操作時,心情是多麼的驚訝與雀躍。

據說,果園的這些昂貴電腦們,都是「老闆」向事業有成的畢業學長姊募資買來的,真是前人種樹,後人遮陰,我們可以幸福的使用圖形界面電腦上課,要好好感謝這些學長姊,更要感謝從國外帶進最先進資訊系統眼光的「老闆」,他自己本來就是蘋果愛用者,對DOS系統嗤之以鼻,覺得人應該是要「利用」電腦,而不是還要學一堆指令才能操作電腦,所以很極力推動社會系學生全都使用蘋果電腦。

我第一次接觸蘋果電腦,就愛上了它,因為對蘋果電腦實在太有興趣了,所以雖然當年價值不斐,我還是在大一入學沒多久,就努力想辦法打工存錢買了一台一樣的電腦(Classic)回家練習使用,應該也是全系唯一買了蘋果電腦的學生。

也因為在家裡可以練習使用,我當然對電腦的熟悉程度一下子就遠遠超越了同儕,每次去找「老闆」討論班級事務時,還會順便和他請教一些電腦系統操作和應用程式的問題,我經常靜靜地坐在他的電腦旁邊看他做各種操作,有時他也會丟給我一本從海外來的蘋果APP購買型錄,雖然全都是看不懂的內容,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愛不釋手。

大概我是全系唯一一個會和他討論電腦的學生,慢慢地,我們從電腦這個共同話題又延伸聊到了很多別的事,包括我家庭父母離異、還有到處打工賺生活費的事,他知道我生活比較孤單辛苦,就有時中午或晚上會找我一起吃飯聊天,我才發現原來高高在上的神父或教授,其實和一般人的生活也沒什麼兩樣,我們私下拉近了距離之後,他也開始和我分享很多他目前在進行中的其他工作。

我那時才知道,「老闆」的身份不只是一位大學教授或系主任,同時也是天主教耶穌會在台灣很重要的執行秘書,要負責聯繫溝通亞洲各個不同國家耶穌會的各項事務工作,所以也要經常出國開會。有時感覺這好像才是他的正職工作,教書反而比較像是他掩護身份的工作而已。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話,我不是說他教學不認真,而是他同時身兼數職,生活無比忙碌,從來沒有看到他閒下來的時候。

不過我不怕「老闆」,不代表其他同學不怕。事實上,我們那一屆全班同學都很怕他,每次只要上到他的課,我可以感覺到課堂上都瀰漫著一種肅殺的緊張氣氛,每個同學都很害怕不小心在他面前說錯話,會被他不留情面的糾正。

社會學系本來就女生多、男生少,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老闆」是神父的緣故,他對於女生總是比較保持距離,而且對台灣女生講話動不動就撒嬌、掉眼淚的習慣很受不了,當他遇到這種情況時,總會搖搖頭說一句話「你們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然後我看到那些被罵的女生眼淚就流的更多了。

我後來才發現,身為一個班代,當年我最失職的地方就是沒有扮演好「老闆」和同學之間橋樑的角色,也完全沒注意到當我和他私下愈來愈熟時,同學也慢慢地和我愈來愈疏遠了,導致了後來發生一些不可收拾的情況。

「老闆」除了開創了全台灣獨一無二的果園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創舉,就是開辦了「海外學生研討會」,這是早在我入學前很多年就有的傳統。應該是「老闆」透過耶穌會的職務之便,與亞洲許多天主教大學都有聯繫,所以每年都會聯合幾個不同國家學校,一起輪流在不同地點召開學生研討會。每次研討會都會設定不同主題,準備參加的學生早在半年之前就開始針對這個主題做研究、寫論文,最後一起在研討會上用英文發表自己的論文。

上大學之前,我的家裡環境不是很好,所以從來沒有出過國,當時役男身份要出國也很困難。所以當我大一入學之後,得知系上有這麼一個「海外學生研討會」,可以用學術的名義出國,心裡是很興奮期待的。問題是要參加這個研討會,得要等到大二或大三,做完至少一學期的研究,我只是一個大一新生,似乎還得再等一兩年才有資格參加,我實在有點等不及了,就私下跑去問「老闆」,那年是否也可以讓我一起出國去見習?我會自己出機票旅費,只要可以到研討會上去見識一下就好。

「老闆」聽到我的請求有點訝異,但他卻沒有什麼猶豫,就二話不說答應了我這個看似無理的請求,因為在這位外國神父心中,所有的機會都是自己爭取的,只要你敢開口要,我就願意給你。於是,在大一升大二那年暑假,我就始無前例的以菜鳥新鮮人的身份,跟隨學長姊的腳步前往印尼參加那年的海外學生研討會。

我終於實現了生平第一次出國的願望,也在研討會中如願以償地認識了很多外國朋友,這次旅行對我的人生相當重要,打開了我的一扇窗,知道世界真的很大,我不足的地方還很多。而且因為我第一次旅行並不是出國去玩,而是在研討會上認識了很多世界各國的朋友,也讓我對旅行這件事有不一樣的體悟,覺得認識人比看風景要來得有趣多了。

然而,我萬萬沒想到,這趟收穫滿滿的海外研討會之旅,卻引爆了我在全班同學之間不信任的重要因子,大二才一開學,我就發現全班同學都對我抱著敵視的眼光。

(待續…)

延伸閱讀:遇見羅四維神父改變了我的人生(中)-海外學生研討會


TAGS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DearJohn權自強
浮洲站,Taiwan

讚點子數位行銷創辦人暨執行長,社群行銷講師與企業顧問。 相關著作:《line@2.0官方帳號聰明升級攻略》《Line即時行銷好點子》《我們辦公室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