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心權意

我的爸爸、媽媽(上)

on
2021 年 02 月 12 日

爸爸生前和我的關係,其實一直都很不好。倒不是吵架的那種,而是兩個人很少說話、很疏離的那種情感。從小到大,照顧我和哥哥生活起居的人一直都只有媽媽而已,雖然和父親同住一個屋簷下,但每天幾乎連一句話都不會說。

父親是四十幾歲退伍之後又考上公務員,在一個非常冷的衙門「礦務局」擔任小小的總務工作,雖然收入不多,但因為是公務員身份,所以家裡有上學、買房等各式各樣的補助。他在退伍後到考上公務員之前,曾在屏東開過文具店,應該是在那時候認識了才十幾歲的母親,後來這位老芋頭就帶著小女生私奔到台北來了,因為是私奔,所以我父親一直和母親那邊的家人關係很不好,從小到大我媽媽曾在過年時帶我和哥哥回南部過幾次,但我父親卻從來都沒有同行,他完全不和我媽那邊的親戚打任何交道。

我媽上台北之後,拜師學藝從零開始學會做衣服這個手藝,而且應該學得還不錯,後來還在家中一角擺了縫紉機創業,開始家庭洋裁的工作,一面接待客人、縫製衣服,一面照顧兩小,印象中她總是熬夜工作,縫衣服又很花眼力,所以才五十幾歲時眼睛就看不大清楚了。

不曉得是什麼機緣,我媽因為曾經幫某個官夫人做過衣服,口碑傳出去了之後,有愈來愈多的貴婦都喜歡剪了布料跑來找我媽做衣服。當年的成衣沒這麼流行,能穿上一件純手工量身訂製的衣服,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這些人不說一擲千金,但花大錢做起衣服來是毫不手軟的,所以那時我媽媽靠精湛的手藝、日以繼夜的勞力,辛苦賺錢拉拔我們兩兄弟長大。

從小到大我爸和我媽在家對金錢的支出分配方式和很多家庭一樣,大錢由我爸負責,其他小錢由我媽負責。當年我以為學費就算是大錢了,所以除了學費之外的錢幾乎都是我媽出的,她從來沒有向我爸伸手拿過錢,全都是靠自己做衣服賺錢。後來我才曉得,學費其實因為有補助,所以根本花不了什麼錢,等於全家的生活費都是靠我媽一個人負責。

我媽媽工作很辛苦,從早到晚難得休息,我爸則是輕鬆多了,朝九晚五固定上下班,每天下班之後和周六日,幾乎都會約牌咖到家裡來打牌,所以我媽除了工作賺錢、照顧小孩之外,還得負責我爸和牌友們的三餐。想也知道,這樣的生活有多麼疲累。

除了生活辛苦之外,可能是因為年齡差距太大(差了三十歲左右)有代溝,也可能是生活真的太忙太累,我很少看到父母之間聊天談心或和樂融融的畫面,但他們也沒有大吵大鬧,就是兩人各忙各的生活。我從小到大,也都是自己讀書寫作業準備考試,因為爸爸完全不管,媽媽只有小學畢業也管不了,有時想著他們幫我取的名字還真是很有道理,很早就註定了凡事都要「自強」。

媽媽是個很特別的人,當別的家長都在擔心小孩作業寫不完,深怕小孩成績考不好時,只有她總是叫我少看一點書,多休息或偶爾看電視放鬆一下,在她心中,考試分數從來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我過得快不快樂比較重要。她也是一個很懂得生活情趣的人,每年生日、考完試、重要節日來臨時等等,都會找個藉口帶我和哥哥去飯店吃大餐慶祝,只要有007或成龍的電影上檔,也一定會帶我們到當時最大的國賓戲院去看,當然,這些場景裡都只有媽媽和我們在一起沒有爸爸,因為爸爸對這些都不感興趣,只有打牌最重要。

所以相較於媽媽,我直到上大學之前對爸爸的印象都十分模糊,雖然同住在一起,但他在家中彷彿就是一個不存在的人。只有在過年時有一點印象,因為他總會表演那一千零一套魔術(把硬幣藏在耳朵後變不見),或是大家一起玩撿紅點贏光我們的錢開心大笑。

直到我考上大學那一天,一切生活都不一樣了。那天,我們家沒什麼慶祝的氣氛,並不是因為我考的不好,而是父母也選擇在那天離婚了。媽媽說,忍耐了二十年,就在等我考上大學,因為考上之後她的責任已了,就可以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了。

媽媽後來和一位韓叔叔在一起,他原本是爸爸的牌咖之一,年紀比較輕一點,開計程車為生。想當然耳,爸爸對於他們兩個人的背叛當然是暴跳如雷。我不曉得媽媽究竟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淨身出戶,也可能是很早以前就和爸爸說好的約定,但就在我大學發放榜那天,她立刻就搬離了權家,也從此擺脫了權太太的身份。所以上大學之後,我雖然還是住在家裡,但家中只剩下我和爸爸(哥哥去當兵了),從此開始了很詭異又陌生的兩人父子生活。

還好有爸爸公務員的學費補助,所以即使我唸的是私立大學,學費暫時是不用煩惱的。但沒有了媽媽的零用錢,我的一切生活開支都要靠自己,大一才剛入學就開始了各式各樣的打工生活,從便利商店、補習班、印刷廠到自己開工作室接案,唸書反而像是副業,工作才是主業,每天晚上都在熬夜,常常忙到天亮才休息,早上的課通常不是蹺課就是到教室趴下來睡覺,還好我唸的科系比較沒有考試,只要寫報告和論文就好,否則當年大概早就被1/2了,根本不可能順利畢業。

我從來沒有怪過媽媽離婚這件事,相反地,我更在意的是,她竟然為了我和哥哥隱忍了20年以上的不快樂生活!上大學這段時間,我偶爾會去媽媽和韓叔叔的家探望她,回味一下媽媽的廚藝,甚至還把衣服拿去給她洗,不是我長這麼大了還不會自己洗衣服,而是我總覺得媽媽好像覺得還可以幫我洗衣服,也是一件快樂的事。媽媽那時已經不太做家庭洋裁的工作,主要靠韓叔叔開計程車的收入以及一些存款維生,偶爾韓叔叔也會帶朋友回家打牌,但我覺得那時幫他們準備飯菜的媽媽完全是心甘情願的,就好像是朋友來家裡開心聚會一般,和從前心不甘情不願幫爸爸那群不相干的豬朋狗友們料理三餐,應該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偶爾,韓叔叔會拋下工作,反正開計程車時間很自由,他會載著媽媽全台灣到處走透透去玩耍,也經常會載她回屏東娘家到不同親戚家串門子,有時一待就是一兩個星期,最後甚至還在屏東買了房子,本來可能還有在南部長住的打算。我常常覺得,那些年絕對是我媽媽一生當中最快樂的時光,我一點也沒有怪過韓叔叔把媽媽從我們家搶走,反而很謝謝他帶給我媽媽那段美好的回憶,因為他幫我們稍微彌補了一點我媽媽在權家任勞任怨隱忍了二十年的不快樂時光。

只是當時家中只剩下我和怨氣衝天的爸爸,日子真的很難熬,那是一段沒有人想像得到的痛苦歲月。我一方面要忙工作、忙課業,一方面要面對爸爸三天兩頭向我抱怨媽媽對他的背叛。小時候我都完全沒印象他曾和我說過什麼話,但在那幾年時間裡,他只要一有機會,就抓著我開始滔滔不絕碎碎唸痛罵媽媽的薄情寡義,一唸就是一兩個小時。當年還沒有手機可以滑,我只能低著頭放空自己,他不論說什麼都是左耳進右耳出,直到他講夠了才放我離開。同樣的內容、同樣的場景大概每隔一兩天就要重演一次,雖然他沒有對我做什麼家暴,但光是不停抱怨,就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精神折磨,就這樣持續了四年時間,直到我大學畢業去當兵才終於稍微擺脫了這個可怕的環境。

也是因為這段不為人知的痛苦回憶,才導致後來父親和我的關係非常非常疏離…

延伸閱讀:我的爸爸、媽媽(下)


TAGS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DearJohn權自強
浮洲站,Taiwan

讚點子數位行銷創辦人暨執行長,社群行銷講師與企業顧問。 相關著作:《line@2.0官方帳號聰明升級攻略》《Line即時行銷好點子》《我們辦公室沒有人》